jjjjjjjjjustin

【皇权富贵/乾坤正道】爱在深山(上)

爱钱女士:




△变形记/全文一万+预警/架空ooc/先说句对不起孩子都是好孩子/今天也是勤奋的豆



01


“如果有一天我的理想被风雨淋湿,你是否愿意回头扶我一把。”


“不愿意,但我可以陪你一起淋雨。”


02



“不要拍!劳资叫你不要拍!”

“哎导演把狗牵一下!我怕!”

“xxx总一天你们都会被我收拾!”

“这位场记哥哥要不要考虑跟我睡一晚?”


贵州的大山深处,凌晨三点的小路,是谁语出惊人,是谁抱头痛哭,是谁被恶犬追赶,又是谁对导演组动手动脚,是命运的相逢还是逃不过的劫难,欢迎收看今天的变形记,爱到深处是陪伴。



03



本期节目的城市主人公一号范丞丞,白天混社会,晚上夜总会,放养制度下叛逆的山东大汉,他吃喝玩乐无所事事游走在零下三十几度的黑夜。


本期节目的城市主人公二号黄明昊,白天他是妈妈恐惧的恶魔,夜里他化身网吧大佬,十六岁的网瘾少年是什么让他对妈妈如此仇视,用金钱养大的灵魂最终何处安放。


本期节目的城市主人公三号蔡徐坤,平和冷静的外表下,隐藏着令人震惊的痛苦和孤独感,离异家庭下看似乐观的少年,竟在夜里嫖娼取乐,是什么造就了他的双重人格。


本期节目的城市主人公四号林彦俊,跨越海峡两岸的羁绊,是什么让昔日学生会会长堕落为地痞流氓,是什么让他走上赌博的不归路。


接下来,就让我们走进他们的变形生活。


卡!


“导演收音话筒被范丞丞踩坏了怎么办?”


面前的少年穿着价值昂贵的黑色皮衣外套,一手点着烟一手不耐烦的拨弄着手机,要是知道是来参加什么变形记估计早就溜了,那个女人还真是够狠,说什么去济州岛看海,这他妈怕是来大凉山看土。


关掉手机屏幕范丞丞径直地走向秃顶导演,从钱包里拿出一张金卡,特地仰着头一脸冷漠不屑的递给了他。


“不就是钱么?我姐给你多少我给十倍,拿钱滚蛋,懂?”

“不好意思,是节目组的统一安排,我只是个跟组导演,没有决定权。”

“操,我管你?劳资今天一定要走。”


语闭范丞丞拖着行李箱就往反方向走,工作人员连忙转身试图阻拦,说时迟那时快,从小路旁的草丛里蹿出一只中华田园犬,目测体积还有点大,范丞丞明显慌了神,着急后退的时候不小心踩滑了一屁股坐在了泥淖小路上。


所以当工作人员赶到现场的时候,整个场面十分温馨,我们的一号主人公半坐在地上和对面的小狗进行着亲密的眼神互动,导演赶到以后长舒了一口气,然后听到我们范丞丞用微弱且颤抖的声音说道。


“哎导演快把狗牵一下!我怕!”


于是范丞丞的逃跑计划就被一只半路杀出来的田园犬打破,此时已经到达宿舍的范丞丞目瞪口呆,这绝对不是jpg,他在这栋外表看似破旧而里面其实更加破旧的土瓦房外久久不能闭上嘴巴,可能是觉得建筑太过有创意,范丞丞拿出了他的手机默默的拍下了这让人震惊的建筑艺术。


“哎导演,王导那边已经准备好了,黄明昊刚刚抵达山底。”

“好,范丞丞的手机先给他没收了。”

“导演你不能这样!你凭什么没收我手机啊,你以为你是谁啊,这什么垃圾节目还有人和我一样倒霉?”

“来参加变形的当然不止你一个,要一起变形才有效果”


呵,怕别是要一起背时才有看点吧,范丞丞不禁冷笑了一声,心里的小九九早就打好了草稿,等会谎称欢迎新室友跟着导演一起下山趁机赶紧跑路,想到这儿范丞丞假装乖巧的递上了手机,悄悄地踱步到了秃顶导演的身后。


“哎!导演!”

“哎呀妈呀!吓我一跳!”


秃顶导演受到惊吓之后爆发出了令人震惊的弹跳力,原地来了个短跑加跨栏,一秒以后就蹦到了范丞丞三米之外,这导演别是运动员出身吧???那等会能跑得过???真是让人伤脑筋啊。

“导演我想过了,俗话说得好,骗过来的孩子泼出去的水,我姐既然都这样对我了,我也死心了,与其反抗你们还不如享受,这样吧,我把手机交给你们,然后等会和你们下山接我的新室友,还能帮工作姐姐提点东西。”


俗话有这样说过?我怎么没看过?难道我还没有真正的聪明绝顶?自诩是二十一世纪爱迪生的年轻导演不禁摸了摸光滑的头顶。


“嗯,很好,丞丞能有这样的觉悟我们都很惊喜,只要你好好配合,导演组不会让你真正吃苦的。”


很好,打入敌军内部实现了第一步,穿着黑色皮衣的贵公子摸摸索索的跟着导演组后面,此时才凌晨五点,昨晚的雨水和清早的露水混合在一起,山间小路的杂草上也全布满了水珠,好在自己穿的是皮衣,要不然衣服肯定得浸湿。


下山比上山快,范丞丞刻意的记下了几个标志性景物便于待会儿逃跑,估摸一个小时以后,蜿蜒小路变成了大道,刺眼的灯光陆陆续续的照射过来,车辆像他来的时候一样停靠在了上山口的小路旁,三辆面包车,前两辆的工作人员开始下车搬运录制设备,范丞丞差不多估计了一下第三辆车应该是要开回城里供应物品的备用车辆,于是趁秃顶导演和另一个驼背导演交谈的空隙,范丞丞一个箭步钻进了第三辆车的车厢。


车厢里一片黑,只能透过前面辆车的尾灯看出点轮廓,靠椅貌似被放了下来,上面好像....睡着个...人???被这个想法吓了一跳,要是睡着的是工作人员那逃跑计划不就再次凉凉了,范丞丞小心翼翼的关上了车门,缓慢地向车厢内部移动,突然寂静的清晨被两声尖叫打破。


“啊!!!”

“啊!!!”


突如其来的脚尖疼痛感让原本在梦里上分的黄明昊猛然惊醒,这什么情况?此时黄明昊一睁眼就看到身上压着一个人,逆着光也看不清长相,可这关键对方居然还是个男人,我昨晚没点特殊/服务啊,怎么,想钱想疯了?


刚睡醒喔不,可能还没醒的温州少爷不耐烦的推了推身上压着的男人,呵,男人,你别是把我当成蔡徐坤了吧,真不巧我那位青梅足马还在后面那班车里,你怕是爬错床了。

“我不是蔡徐坤,你先起来。”


想到自己那花里胡哨沾花惹草水性杨花的青梅足马蔡徐坤,黄明昊气就不打一处来,黄家和蔡家原本就是世亲,蔡徐坤从小就是自家妈妈口中别人家的孩子,黄明昊打小就看不惯他,当然自家妈妈也是打小就看不惯自己的,这样看来也算一报还一报了。不过说是青梅足马也是有原因的,黄明昊的父母常年忙于工作,家里除了做饭的保姆很少有其他人来往,而蔡徐坤则是因为父母离异经常来找黄明昊玩耍,小孩子的友谊往往建立的很快,因为一盒小熊饼干黄明昊和蔡徐坤就成为了多年的好友。


那为什么现在黄明昊这么头疼呢,有一句话叫做城门失火殃及池鱼,看似单亲家庭成长下品学兼优的乖孩子蔡徐坤竟然在上个月被抓到嫖娼?还是.....嫖男???你说嫖娼就算了,你嫖男也不重要,蔡徐坤你怎么还白嫖???实在不行你让我给你转个支付宝也行啊!黄明昊一边感谢对方这么多年的不操之恩一边鄙视这伙计怎么就这么不地道,你想想被白嫖那孩子多可怜。


世界上最惨的事大概就是,你嫖了我还不付钱。


这事一出来,黄明昊就和蔡阿姨一起去局子里救孩子了,本以为蔡徐坤一出来最多会被打一顿,然而蔡阿姨居然说的什么文明养儿实地考察,好的,我妈就是打一顿,这么多年下来,黄明昊习惯了自家妈的养儿方式,不知怎么还有点羡慕。


直到两家的妈达成协议准备送人去参加变形记,黄明昊才恍然大悟,合着这就是什么文明养儿实地考察?从小到大一直都是这样,你和爸爸难道不会尝试了解我之后再做出判断么,老师说我是坏孩子我就是坏孩子了么,邻居说我夜不归宿我就和蔡徐坤一样去嫖娼了么,其他人说坏孩子参加完了变形记会变成懂事听话的好孩子我就一定得去么。


去参加的前提难道不是你们心里已经认定我是个坏孩子了么,你们从来都没有真正的了解过你们的儿子黄明昊吧。


明明就不是,可你们已经认定我是了,那我就是吧。



04



想想就更火大了,可那人还没从自己身上起开,黄明昊曲着膝盖顶了顶对方的腿,不料触碰到了一片火热,不是吧,我真的不是蔡徐坤啊,你别那啥以后把我那啥了啊,刚准备破口大骂那人就逆着光站了起来。


“咚!”范丞丞惊慌失措的从靠椅上站起来,奈何车厢高度有限,刚才用力过猛脑袋一下撞在了车顶上,皮衣酷盖不禁低声倒吸了口气,发生的一切都太不寻常了。从刚开始在黑暗里不小心踩到黄明昊的脚顺势压到在他身上,再到近距离的看着他的脸蛋和感受他起床气的声音,为什么长得这么好看呢,金黄色的头发在漆黑的车厢里也带着点点星光,糯糯的嗓音像是刚吃了水蜜桃味的软糖,范丞丞感觉自己的心跳越来越快,身下居然也跟着起了反应,该死,我怎么不知道我对男孩子也可以?范丞丞开始陷入自我的审视当中,直到身下的男孩子曲着膝盖顶了顶,范丞丞才一个激灵赶紧站了起来,再压下去可能情况就不能控制了。


“蔡徐坤在后面,你再等一个小时他就到了。”

“现在的男孩子都这么主动的么?”

“他很厉害的你多注意点身体吧”


看着金发小孩一边念叨一边扣衬衣纽扣,范丞丞脑回路多转了三圈才反应过来,你别是误会了什么吧,我不是,我没有,你可别瞎说,夜店小王子翡翠城准备怼回去。


“不好意思你好像误会了什么”

“赶紧走吧,我们还在录制节目,让导演抓到你就做不成生意了,我们这儿有特殊爱好的估计就蔡徐坤了,你也怪可怜的,拿着钱早点回去吧。“


善良的小少爷从书包夹层里拿出了十张百元大钞递给了范丞丞,现在的人做这个行业也有外卖了,蔡徐坤还真不是人,大山里都要找个床伴,可惜了,这哥哥长得还挺标致的,穿衣服也挺有品味的,这一行可能真的比较赚钱吧。


范丞丞再次呆滞,这场面怎么似曾相识,拿钱走人?不是,你听我解释,这还没开口黄明昊就下车了。



05



“黄明昊是吧?先上交手机吧。”

“凭什么啊!你算个xx劳资不交!”


这是什么套路么?怎么和自己刚刚说得一模一样?范丞丞从车厢里走出来,思索着这是个逃跑的好机会,可是金发小孩那儿还没有解释清楚,要被人当作床上工作者一辈子么?思来想去,范丞丞还是决定先放弃这个大好机会,在黄明昊和驼背导演吵架之际,又回到了秃顶导演的身旁。


“节目有节目的安排,怎么你也应该按照导演的意思来吧!”

范丞丞:皮这一下很开心


怎么个意思?黄明昊气急败坏的丢掉了手里的棒棒糖,在人群中找到了罪魁祸首,可不就是刚刚那位蔡徐坤的小床伴么?行,给你脸不要脸,我成全你。温州小朋友直立立的举起了手,吓得导演组的人以为他别是要做什么法术。


“王导!我举报!他!就是那个穿皮衣的!对没错!就是他!他是来卖/淫的!”


王导:???什么情况??不是,我知道范丞丞有前科可没人和我上报过他还卖/淫啊?难道今天这一期的主题不应该叫富家公子的人生转盘而应该叫光鲜亮丽的外表背后不堪的交易?秃顶导演再次将目光锁定了范丞丞,灯光师先不要动,先把话筒准备好,可能我们节目要改风格了。


此时的山东大汉满脸通红,啧啧啧,自己一世英名难道就要栽在这小屁孩手中了?想当初称霸江湖的翡翠城去哪儿了?想到这里,范丞丞一个箭步冲到了黄明昊面前,很好,高一点点也是高,气势上并没有输。


“喂!你我今天不打你,你就不知道花儿为什么这么红!”

“又不是怕死,来啊!打残了算导演的!”


导演:我真的无发可脱了,请你们放过我好么


说时迟那时快,范丞丞黄明昊初次见面就扭打在了一块,可在谁看来这番场景都有些不太对,看似冷酷凶残的皮衣男孩竟死死的抓住对方的双手,双脚夹着金发男孩的颈部,而看似暴力无情的金发男孩居然也没有上脚踹他而是抱着对方的腰肢缓慢的扭动,我说你们倒是打架啊,这样看起来反而像两个......算了,那三个字导演不想说出口,只能摆了摆手让工作人员散了,让他们打吧,不打不相爱,我们节目的初衷就是爱到深处是打架嘛。


05


等范丞丞和黄明昊满身是伤(并没有)衣衫褴褛(是真的)的到达宿舍,黄明昊一个大惊从早到晚失色,掉砖的土墙,大石头拼成的地板,没有窗户盖只有一层透明塑料的窗户,关键是居然只有一个屋子,我还不如睡我家厕所,温州少爷开始想念自家的浴缸。


“你们好!”


黄明昊屁股刚一着床,一个一米七的大汉从床底钻了出来,和体型相对应的是他那中气十足的自我介绍,吓得范丞丞一同跌落在了床边。


“你们好!我叫丁泽仁!我是小鸡丁的哥哥,很感谢你们能给小鸡丁这个去大城市学习的机会,在接下来的十五天我也会把你们当成亲弟弟一样尽心地照顾你们的!”

“......”

三人大眼瞪小眼,但是论瞪眼范丞丞黄明昊还是甘拜下风,丁泽仁更胜一筹,秃顶导演见气氛不对赶紧出来热了个场子。


“你俩别这么紧张,泽仁是个很朴实的孩子。”

“我知道,看着肤色就挺朴实的。”


导演组瞬间石化,黄明昊不禁对范丞丞竖起来大拇指,老哥,稳稳稳,堪称李时珍的皮。


“是吧!大家都说我看着就很老实呢!我空闲时间都会帮村里人打谷子~”


这傲娇的小语气是怎么回事??范丞丞和黄明昊面面相嘘,只能对导演投以求组的眼光,我们并不想做幸运的羔羊。


“好了好了,泽仁先去忙吧,我们先休息两个小时在拍。”


房间很快空下来,范丞丞看着坐在板凳上打瞌睡的金发小孩,心中的好奇心又在作怪,刚刚在漆黑的车厢里看的不真切,可身体反应却是给的很快,难道自己真的弯了?不应该啊,前天还去找了个新姐姐玩,怎么就说弯就弯呢。


想到这里,热爱实践开拓创新的山东人缓缓的顿了下来,不仔细看还不知道,一仔细看简直吓一跳。取向狙击听过么,这就是了,啪的一下,范丞丞就死了,嗯,想啪,想啪啪啪。


“你真的是个变态。”


突然啪啪啪睁开了眼睛,喔不是,黄明昊睁开了眼睛,范丞丞又一次慌忙的跌落在了没有地板砖的地板上,顾不上屁股上的疼痛感,现在只想挽救一下自身形象,范丞丞快速的站了起来拍了拍裤子,语气严肃且认真的说道。


“再说一遍,我不是变态。”

“你不是变态你压我身上干嘛?你不是变态你盯着我看干嘛?你不是变态谁是变态!”

“.......压你身上就是变态了?盯着你看就是变态了?说得好像没人做过一样!”

“呵,不好意思,没人。”

“你骗谁呢!你长这么好看....”


不是?嘿?兄弟?这吵着架呢怎么还夸起来了?黄明昊的脸以肉眼可见的速度迅速涨红,这莫名其妙的心动是怎么回事,要是搁平时有人夸自己估计黄明昊还会回一句你也好看,说实话范丞丞那张脸要是真当床上工作者怪可惜的,要不然帮他赎身?呸呸呸!男人都是大猪蹄子!红着脸的金发男孩一个劲儿的摇头揉脸,在范丞丞看来简直可爱化了。


“我再说一遍,我真的不是变态,我也不是卖/淫的。”


“喔”


终于结束了这令人窒息的对话,黄明昊起身一边快步走出了屋子一边伸出手扇了扇脸颊,明明才三月份就已经这么热了么?在坝子里洗锅的丁泽仁一头雾水。


06


“你再说一遍?这是哪儿??”


林彦俊一脸不可置信的表情,才短短一个晚上,怎么就能把人从台湾弄到深山里来,我不就赌博输了一海边别墅么?至于来参加什么变形记吗,你和爸爸不也各过各的不管我吗,我是欠你们的是吧,国中校霸还是没能接受这个残酷的现实。


“马上给我订机票我要回台湾。”

“你想多了, 我们是接受了你父母的嘱托的,对你存在监督责任,不可能就这样放你离开的。”

“我他妈怎么会这么倒霉欸!”

“你骂人台湾腔都很重你知道吗?”

“关你屁事”


蔡徐坤刚下车就看到一个穿着中山服耳朵上却带了很多圆形耳钉的男生在嗲嗲的骂人,首先嗲嗲的我喜欢,骂人的我也喜欢,但这个小伙子貌似体型稍微大了那么一些,我喜欢小巧的,好了,关我屁事。


就这样,上午十点两人一同上了山,和前面两位公子哥一样,蔡徐坤林彦俊几乎被这破旧且富有艺术的房子震惊到瞳孔地震,它真的远远比想象之中更为脆弱,当国中校霸刚被收了手机超级不爽的踹开了房门,仍在刷锅的丁泽仁当即拿起了手中蹭亮的锅冲到了他的面前。


“你们好!我叫丁泽仁!我是小鸡丁的哥哥,很感谢你们能给小鸡丁这个去大城市学习的机会,在接下来的十五天我也会把你们当成亲弟弟一样尽心地照顾你们的!”

“那个......不好意思?你好像踩到我的脚了”


林彦俊原本俊俏的脸因为疼痛而皱在了一块,而说话的人仿佛并没有注意到脚下,越说越激动越说越使劲,脚尖的痛感和耳膜的刺激同步进行,刚上山的国中校霸再次面临着人生挑战。


“啊!!!”

“你没事吧!!肯定很痛吧!”

“不是!你别抱我了啦!”


朴实的丁泽仁立刻放下了手中的锅开始对伤员嘘寒问暖,最后索性来了打横公主抱直接上了床,在旁边的三个人目瞪口呆还不忘拍手,丁泽仁这孩子朴实,太朴实了。


07


“这床位怎么个分配法啊?”

最后山东人实在没忍住,这都累了一个早晨了,地方再旧也得睡觉是吧,狭小的房间狭小的床,宽大的身躯宽大的心,范丞丞暗自窃喜自己惊为天人的脑袋。


“昊昊要和我睡么?”

“不要!”


几乎是同时,黄明昊一口否定了多年好友的盛情邀约,想什么呢,我可真怕您看上我,温州人默默的退后了一步,示意蔡徐坤换个人选。


被拒绝的湖南人无奈的笑了笑,小样我要是能看上你早就睡了好么,还等到今天,环视了剩下两个人,一个是刚刚已经见过面的台湾腔,一个是长得人模人样的大个子,斟酌了三秒。


“那我和他睡”

“不行!”


又是同时,在蔡徐坤指向范丞丞的时候黄明昊赶紧站到了他前面,挡住了那只快要伸向范丞丞的魔爪。蔡徐坤先是眼神呆滞了一下然后又意味深长的看了眼范丞丞,咧嘴就笑了。


“那昊昊和他睡吧,我和台湾人一起就好了。”

“嗯哪!”


温州小少爷叉着腰放心的点了点头,像是刚刚打跑大灰狼保护了小白羊的农民,脸上都是喜悦,范丞丞还不明所以,扯了扯身前金毛男孩的衣服,眼里全是无辜。

黄明昊:现在有头小羊正在无辜的看着我,我该怎么办,在线等!急!


倒吸了口气,黄明昊踮了踮脚尖凑到了范丞丞耳边轻声说道。


“不要和我朋友接触,他嫖娼都不给钱的。”

“......”


见范丞丞没有反应,黄明昊准备再解释清楚一些,没想到山东人出其不意。


“那你呢?”

“什么?”

“你嫖娼给钱么?”

“我嫖娼....不好意思!我不嫖!”


本想着助人为乐拯救良夫,这人怎么还倒调戏一把,还说不是变态,蔡徐坤都没你功夫深,黄明昊气鼓鼓的想到,这边范丞丞低着头就笑了,怎么还没听我说完人就跑开了啊。


其实我想说,你要付钱的话,我也不会收的。



08


上山第一天导演组在短暂的休息之后开始了拍摄,按常理来说,这四个熊孩子的档案是很皮的,可现在竟出奇的乖巧,饭不好吃,他们还是吃,床很破烂,他们还是睡,四个人不打架不吵架,那气氛可以说是其乐融融欢天喜地。


那我这节目还怎么录?


不行,这样下去也不是办法,秃顶导演灵机一动,等明天去学校就有你们发脾气的了!摄像机后露出了一排白亮亮的牙齿。

“起床啦!弟弟们!”


凌晨四点,丁泽仁敲锣打鼓走进了里间,此时,习惯了夜生活的四个人刚刚进入梦乡,就被震耳欲聋的锣鼓声惊醒,蔡徐坤第一个暴脾气反手就是一个枕头,不偏不倚的砸到了秃顶导演的脑门,导演摇晃着身体也不忘切入正题。


“欸,你们快起来吧,今天是和泽仁去学校上课的第一天。”


“不去”

“不去”

“不去”

“不去”


四个人异口同声的说了两个字,导演对着工作人员使了使眼色,抓住大好时机。


“要是你们今天不配合,那就只能延长变形时间了。”

“去你妈的”


黄明昊第二个暴脾气,然而之后的走向再次超出了导演预料,四个人闭着眼依次进入了厕所,再以此穿好了衣服,恭顺程度堪比家养小狗,不是吧,有没有搞错?我们别是接错人了吧?这节目还有没有的搞阿?


走了两个小时山路,估计孩子们是该有点脾气了,导演组伺机而动,只要今天四个人其中一个在学校里发了脾气那今天就没白拍,刚到学校就跟着导演组去了校长办公室。


“你好,我是土山三队一中学生会长朱正廷,欢迎你们的到来。”


蔡徐坤本来还在梦游中,稍稍睁开了点眼睛,嗬?这是仙子么?看似土气的白领短袖,还带着泛黄的痕迹,不过没关系,这是岁月的爱抚。看似破洞的西装裤,还带着点点泥土,不过没关系,这是光阴的恩赐,连校长办公室后面倒塌的墙透过的光线都是命运的宝藏。


眼前这人,喔不,这仙子,简直就是仙子本仙了。


“你好,我叫蔡徐坤,请多指教。”


看着眼前衣冠楚楚的少年,再看了看身后笑晏如花的老校长,朱正廷觉得自己责任重大,颤颤巍巍的伸出了友好的手。黄明昊捂着眼睛不敢直视,好了,朱正廷是吧,下一个幸运的羔羊就是你了。


“新学校怎么样啊?”

“我们学校老师同学都很好的!就是硬件设备跟不上而已,可是大家都很好学的!”

“嗯,我知道,一定和你一样善学友好。”


黄明昊范丞丞林彦俊:导演这节目还录么?


导演组再次目瞪口呆,不吵不闹就算了怎么还和学生会长搞在一块了?我写剧本都不敢这么写啊!


说说这个学生会长朱正廷来头也相当大,是土山三队养猪第一户兼村长家的独生子,队里多少妙龄少女挤破头都想嫁入朱家养猪生子,可是学生会长什么都好什么都会,就是不会娶她们,总是和人保持中间距离,上次有个女孩子想去他家看刚出生的小猪都被委婉拒绝了。


白衣少年抱着头小猪逆光而来,他说


“对不起不行喔,我们还是就这样相处比较好。”


最后女孩子哭红着眼睛逃走了,可朱正廷却是一脸懵逼,刚出生的小猪已经在我怀里了,你为什么非要去我家呢,其实我爸不让我和小猪接触的。


没错,明明是队里最有钱的养猪大户却不让儿子碰猪,原因大概是希望自家如花似玉肤白貌美超凡脱俗的儿子保持自己天山雪莲般高洁的气质,村长决定让儿子远离猪猪,而朱正廷只能背着爸爸在夜里偷偷看望小猪。


听到这里,名侦探蔡徐坤很快找到了蛛丝马迹,真相永远只有一个!那就是!村长不让仙子碰猪!


怎么可能!班里其他的孩子坚决否定,要知道在他们这里养猪是件多么光荣的事情,村长怎么可能不让自家孩子养猪,而此时的蔡许坤丝毫没有听进同学的意见,他现在脑袋里有个惊人的想法一定要去实现。


“导演,给我买头猪吧。”

???什么?你再说一遍?正在打瞌睡的导演梦中惊醒,这孩子今天抽什么风买什么猪?

“不行,你是来变形的,我们不可能你想要什么就给你什么”

“那我可以自己挣钱买猪么?”

“可以”


迷迷糊糊的导演并没有把他的话放在心上,直到第二天大清早,凌晨四点工作人员说蔡徐坤上山砍材了,秃顶导演才真正意识到了什么,这群孩子,果然,还是皮,不皮砍什么材?


“你们几个先去上课,我去找蔡徐坤。”


黄明昊看着那头顶的一片白没入在黑夜里不禁叹了口气,兄弟,你真的为爱太拼了。


END



(豆豆有话说:可能你豆文笔太拖拉,平时一个小甜饼都三千字,现在正儿八经写这个才刚刚开始就破了一万,注定得分上下,情节还有点多,可能还要分上中下,咦……一口气让你们看三万字也挺难受的,所以还是分成连载好了,好啦,今天也是爱你们的豆豆,晚安!)

评论

热度(138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