jjjjjjjjjustin

互宠(上)

antoni13:

带丞 坤 玩
但是我这一发都没写他俩同框
我有罪

他们属于彼此 故事属于我

ooc 不要上升真人

本章试阅

——————分割线——————

黄明昊六岁的时候,家庭出现了意外,父母双双殒命,亲戚们为着那点子遗产争吵不休,根本懒得理会彼时才六岁的黄明昊,人人都只将他当作累赘。

父母留下的那点遗产,六岁的黄明昊只带走了自己生日时父母送给自己的吊坠。被送到孤儿院的时候,亲戚装模作样地挤出眼泪,走之前还看似关爱地叮嘱黄明昊:

“明昊啊,你在这里要听话,叔叔婶婶有空会来看你的。”

黄明昊盯着他们,没有回应。

从知晓父母遇难那天起,黄明昊就已经是这样了,他没什么话好说,冷眼看着那些所谓的亲戚为钱财争执,却没有一个人愿意收留他。

六岁的年纪里,黄明昊却已经历了太多。

从天堂到地狱,不过一瞬。

孤儿院的生活带着独特的气息,院长说不上多好,但也不是那种传闻中打骂孩子的人。孤儿院里的孩子也就十几个,他们平时都是由那个最大的孩子照料的,那个人就是朱正廷。

黄明昊是不喜欢朱正廷的,这人长得一副温和的模样,比自己大上六岁,总是对每个孩子都体贴照顾。

看过了那些穷凶极恶的亲戚,黄明昊早已不相信这世间的善良,所以每每朱正廷凑上前关心自己的时候,黄明昊总是摆出不领情的模样。

可朱正廷,
从没介意过。

就像是一个暖源,源源不断地提供着热量给孤儿院的每一个孩子,但是却没有人可以给他温暖。

朱正廷在这孤儿院十二年了,从出生开始就在这里。他长得乖巧可爱,不乏想要收养他的家庭,可每次他都会把机会让给别人。在他心里,自己是天生孤独,而孤儿院其他孩子都是被迫成为孤儿的。

所以,他已经送走了许多人。

所以,从黄明昊来到孤儿院的第一天开始,朱正廷就是格外心疼这孩子的。打菜的时候偷偷把自己那份肉也分给那孩子,半夜那孩子做噩梦的时候,会起来悄悄帮他盖好被子……

可黄明昊却依旧是那样冷冷淡淡,少言寡语。

是什么时候,两个人的关系破冰的呢。

大概是那天月亮特别亮,黄明昊睡不着,跑到了孤儿院的院子里,抬头看着月亮的时候,不知怎么的就有想哭的冲动。

“明昊,想哭就哭出来吧。”

熟悉的声音响起,黄明昊恶狠狠瞪了一眼朱正廷,朱正廷仍是笑着,走过去,把六岁的小少年拥入怀里。

许是怀抱太过温暖,黄明昊想挣脱都没有气力,眼泪也刷的掉了下来。

朱正廷的手不断拍着黄明昊的背,柔柔的声音传出来:
“我们明昊啊,是最坚强的孩子。”

笨蛋。
黄明昊在心里暗骂,怎么会有这么蠢的人,比自己大六岁,却笨的无可救药。像是想要惩治这个蠢笨的人,黄明昊侧过身狠狠咬上朱正廷的手腕。

直到尝到了鲜血的味道,朱正廷忍住疼痛,还是依旧安慰着黄明昊:
“明昊……痛的话……都可以找哥哥的。”

黄明昊渐渐松开口,豆大的泪珠儿又吧嗒吧嗒地掉落,索性嚎啕大哭起来。这是黄明昊自从父母去世之后,第一次大哭,到底是六岁的孩子,怎么会百毒不侵。

后来,他哭的累了,朱正廷就背着他回了大家一块儿住的房间,给他盖好被子,准备回自己被窝的瞬间,黄明昊的小手拉住了朱正廷的衣角:

“陪我……哥哥……”

这是黄明昊对朱正廷说的第一句话,也是他来到孤儿院的第一句话。

之后的日子里,黄明昊一跃成为朱正廷最宠的弟弟,同时也承担起保护朱正廷的职责。小小的少年尚且不明了人的情感,但他知道,他要保护这个哥哥。

他这个哥哥总是傻乎乎的,他可不能让别人欺负了哥哥,哥哥是他一个人的。

黄明昊七岁那年,有一对华侨夫妇来孤儿院领养孩子,他们本来看中的是朱正廷,但朱正廷依旧摇头,他说:

“我已经十三岁了,也算是个小大人了,很难再去融入别人的生活了。”

院长叹了口气,看着朱正廷:

“所以呢,孩子,这次你又要把机会让给谁?”

朱正廷笑笑,说了三个字。

那是个雨天,大雨冲刷着乡间小路,泥泞不堪。黄明昊被叫去院长办公室的时候,一脸茫然,直到一对中年夫妇出现在自己面前,院长满脸堆笑……

黄明昊什么都没听,不管他们的叫唤,冲了出去,雨还在下,黄明昊就淋着雨冲到了房间里,房里只有朱正廷。

“朱正廷!你骗我!你说过你不会丢下我的!你这个骗子……”

已经分不清楚脸上是泪水还是雨水,朱正廷拿了毛巾,给黄明昊一点一点擦干,语调还是一如既往:

“明昊,哥哥都问清楚了,那家人很好,你去了那里会有好的学校,还会交到好多朋友……”

话没说完,黄明昊就抱住了朱正廷,六岁的年龄差导致黄明昊此刻才到朱正廷胸口,他闷闷不乐:

“我不要什么朋友,我只要你……”

朱正廷用手揉着黄明昊湿漉漉的头发,他说:

“明昊放心,哥哥会去看你的,明昊最听哥哥的话了,不是吗?”

诸如此类的话说了很多,院长和那对夫妇都已经站在了门口,黄明昊泪眼汪汪地看着朱正廷,伸出小拇指:

“拉钩……”

“好,拉钩……”

再后来的事情,黄明昊已经懒得去回忆,在国外的岁月里,养父母对待自己也不算差,给了自己最优厚的物质条件,黄明昊成了一个人人羡慕的优质青年。

但是这么多年过去,黄明昊总是冷冷的样子,因为那个和他拉了钩的人,一次也没有兑现承诺。

他的哥哥,
是个小骗子。

——————分割线——————
黄明昊是跟着养父母一同回国的,算是为了接手养父母的事业做准备。其实,黄明昊在完成学业之后,就已经开始自己创业,但是养父母毕竟也把他当作亲生儿子看待,有些事也只能顺着他们一些。

养父这些年看着黄明昊自己创业取得不错的成绩,更是坚定地让黄明昊回来帮自己,以便于日后接手。养父名下的YH,是国际性质的企业,近年来正在努力打开中国市场,大概也是因为随着年龄增长,人更愿意落叶归根的缘故。

而黄明昊还有一点私心,
他想找到他的哥哥。

在国外的时候,黄明昊不是没有动用过人脉资源去找过的,而是孤儿院早已不复存在,一切都变了样,朱正廷自始至终没有被收养,茫茫人海,根本无处可寻。

所以这一次,黄明昊回来了,他要亲自去找,从前朱正廷告诉他,凡事都要用心,那么这次,如果我用心,你会不会立刻出现在我面前。

黄明昊没有想到,重逢来得竟是这样猝不及防。

黄明昊在国外念书的时候,认识了几个留学生朋友,范丞丞是其中一个,也算是和黄明昊最聊得来的。这次回国,范丞丞自然是要给黄明昊接风的。

如果知道接风地点是在酒吧,黄明昊是断不会来的。

酒吧的灯晦暗不明,给人一种莫名的感受,范丞丞老远就瞧见了黄明昊,忙站起来招呼:

“Justin……”

黄明昊在国外的日子里,用的都是这个英文名,倒也不是有什么寓意,只是单纯的觉得发音好听,尤其是“tin”这个尾音……

黄明昊从思绪中退出,朝范丞丞点点头,范丞丞扔了一瓶啤酒过去:

“喏……咱哥俩儿这么久没见。走一个?”

说着,便一口将手中的啤酒喝了大半,黄明昊笑笑,开了啤酒,喝了一口。

范丞丞见黄明昊这副样子,无奈地摇摇头:
“Justin……你这人吧,什么都好,就是太闷了。”

见黄明昊依旧没有想说话的意思,范丞丞也慢慢收起嬉皮笑脸,又喝了一口酒

“这次回来……是打算长期呆在这儿还是?”

黄明昊整个人靠在沙发上,语气里没有情绪,就只是淡淡的:

“还没决定好,得看YH的运作情况了。”

酒吧的夜里,总是充斥着形形色色的人,范丞丞和黄明昊静静喝酒,有一句没一句地谈着,周遭的环境却是愈发热闹。

距离二人不远处的位置,围着一圈人,都是激动高亢的样子,爆发着一系列地起哄:

“喝——喝——”

有啤酒空瓶不断落桌的清脆声响,人群中的欢呼也是愈发热烈。

范丞丞倒是好奇地跑去了人群里看一眼,回来的时候,不由发出感慨:

“那边拼酒拼的可是真凶……现在的人可真是要钱不要命……”

黄明昊的眉毛稍稍皱起,不是没听说过现在有些人专业陪酒,以此为生的,只是没想到自己也能碰上。黄明昊慢慢站了起来,想要寻个借口离开这个乌烟瘴气的地方,却在转身的瞬间呆愣在了原地。

如同电影情节里的特效,从下而上,黄明昊仿佛结了一层冰。

是不小心透过人群看到了那个喝的满脸通红的人,于是根本没办法迈开步子。

那个人的模样一点儿没变,算一算,也应该是近三十的年纪了,却还是一副二十来岁的面孔。

那是黄明昊思念了十几年的人,
他的哥哥,
他的朱正廷。

周遭的一切仿若静止,黄明昊只是呆呆盯着那个人,直到有中年男子伸出手要去触碰那人,黄明昊的脑袋里发出了警报,冲了过去,打掉了那只手。

像是小时候一样,保护朱正廷,是黄明昊的本能。

人群中开始爆发各种声音,听得黄明昊愈发不快活,他冷冷地说了:

“滚。”

胆小之辈纷纷散去,有几个好事者仍是要找茬的模样,范丞丞见情况不对,连忙过去,搬出范家,平息了这一场就本不该产生的闹剧。

好不容易打发了那几个人,范丞丞回头想数落几句,却不见黄明昊的踪影。

今天又是让范丞丞气结的一天。

——————分割线——————
黄明昊拉着朱正廷一路向外走,他整个人都在抖,重逢的喜悦同方才的气愤夹杂在一起。

“喂……这位先生,你能不能放开啊……”

朱正廷被莫名其妙出现的这个男人搞得蒙圈,已经喝得晕乎乎了,这突然出现的男人又让朱正廷更晕了。

黄明昊听到了熟悉的声音,停下了脚步,他慢慢转过身去,盯着朱正廷:

“那个人要碰你的时候,为什么不躲。”

朱正廷笑了笑,不是黄明昊记忆里的温柔一笑,而是带着一点暧昧,一点调笑:

“为什么要躲?那人不就是要碰我一下么……就算是凑上来亲我又怎么了……反正都会给我酬劳…… ”

话还没说完,黄明昊就凑到了朱正廷跟前,朱正廷瞪大了眼看着这个男人,百思不得其解。用上了一贯的伎俩,手扶在黄明昊肩上,拉近两人的距离,两人的鼻尖都已经可以触到,朱正廷依旧是那副黄明昊不喜欢的样子:

“怎么……这位先生,你是也想亲我吗?我可是有点贵的……”

朱正廷的气息打在黄明昊脸上,熏得黄明昊生疼,为什么会变成这样……他的哥哥,是世上最美好的人,为什么成了黄明昊最不喜欢的模样。

朱正廷见黄明昊没有反应,自觉无趣,后退几步,打算离开,转身的刹那,身后的人大力把他拉了回去,恍神的瞬间,嘴上突然有了重量。

黄明昊不管不顾地亲上朱正廷,他没有接吻的经验,吻地不得章法,朱正廷冷笑着,主导了这一场亲吻……

黄明昊却被朱正廷熟练的技巧刺地更痛,这些年,到底发生了什么,他的哥哥,他的朱正廷,怎么成了这样。

就像断了翅膀的天使,身陷泥淖。

一场不该发生的亲吻结束,朱正廷的酒醒了大半,倒是黄明昊有些醉了。

朱正廷拍拍黄明昊的肩膀:

“看在你之前也算搭救我的份上,今天就不收你钱了,算是个感谢吻了……”

说完,挥了挥手当作道别。

黄明昊的唇还残留余温,他目送朱正廷离去,手指覆在唇上。

黄明昊今年二十三岁,
他找了朱正廷十六年,在重逢的这一天,他确定了一件事。

他从没把那人当作是哥哥。

朱正廷回到出租屋的时候,已经是深夜,灯还明晃晃亮着,朱正廷叹口气:

“坤呐……我都说了你不用等我的……”

客厅里的人脸色暗沉,走过去替朱正廷脱了厚厚的外套。

“正廷……我也说过……你没必要再去酒吧……我可以给你找别的工作……我现在的收入负担我们俩也绰绰有余啊……”

朱正廷闻言,摇摇头,然后抱住喋喋不休的蔡徐坤:

“哎呀……知道啦……我们坤呐,最棒了……”

一句话就让蔡徐坤没了脾气,还是像哄小孩子一样哄人,可是啊,我已经不是小孩子了。

眼神落在怀中人的身上,情绪不明。

而趴在蔡徐坤肩上的朱正廷,眼神里却是清明地一塌糊涂。被黄明昊吻住的时候,朱正廷分明看到了那人脖子里的吊坠,不会认错的……

原来你已经长得这样大,
一看就是受到良好教育的模样,这样的你,这样的我。

所以,急急忙忙地离去,告诫自己不可以回头。

从来都是温柔善良的朱正廷啊。

评论

热度(82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