jjjjjjjjjustin

互宠(下)

antoni13:

1000+fo 真的感谢大家
结局崩了
对不起大家

——————分割线——————
互宠(下)

朱正廷回到出租屋的时候,是接近凌晨的时间点,他和黄明昊到底分开了十六年,总要说些叙旧的话,但是黄明昊越是说个不停,朱正廷的心越发下沉。
他们之间不只隔着时间,还隔着……

大概就是蜗牛与雄鹰吧,甚至都不在一个区域生活,他的弟弟,真的长成了他理想中的模样,而他……

朱正廷摇着头打开出租屋房间的灯,刚按下开关的瞬间,就被蔡徐坤狠狠抱住,朱正廷有一瞬间发怔,随即反应过来,笑了笑:

“怎么了?”

依旧是如春风一样的话语,蔡徐坤却再也感受不到温柔。

朱正廷缓缓转过身,蔡徐坤的双眼似乎有些发红,而这双眼里好像还藏着许多朱正廷看不懂的情绪,用手指抚上蔡徐坤的脸,却被抓住了手,铺天盖地的吻就这样猝不及防地落下来。

朱正廷的双眼瞪地老大,拼命想要挣脱,却被牢牢扣住,饶是再迟钝,也感受到了蔡徐坤浓烈的愤怒,还有呼之欲出的情感。

朱正廷用力推开了蔡徐坤,带着责备的眼神和语气:

“蔡徐坤!”

蔡徐坤嘴角上扬,没有办法笑意:

“是我就不可以吗?”

眼前的蔡徐坤完全不像是朱正廷认识的那个人,朱正廷的心就像有密密麻麻的藤蔓爬上来,复杂地说不清。想要说点什么的,却根本不知从何说起。

不是没有一丁点认识的,毕竟一起挤在这个出租房里三四年,哪有人会无缘无故对自己好,有时候也会自私地觉得就这样也挺好,可是,心里却早就住进了一个人。从十三岁开始,六岁的小孩叫出“哥哥”开始,就再也没办法把这个人从心里移出去。

“蔡徐坤……”

小声叫出名字,蔡徐坤依旧冷着脸,盯着朱正廷,抢了话去:

“朱正廷……无论我陪你多久……是不是都比不上他短短的一年光阴……”

蔡徐坤还在继续说着,像是自言自语,像是质问。

“朱正廷……既然你喜欢他……为什么不去告诉他……你那满满一收纳盒的信,一封也没寄出去……”

“别说了!”

朱正廷大吼了一声,想要急切地掩饰什么,蔡徐坤苦涩地笑了笑,看着朱正廷的身体靠墙慢慢滑落下去,抱着膝盖坐在地上,整个人忍不住地发抖。

蔡徐坤看了很久,叹息着走出房间,走出了出租房,朱正廷听着防盗门关上的声音,将脑袋整个靠在膝盖上。

心里说了无数个对不起。

如果说没察觉就是欺骗,
我很抱歉让信赖和爱模糊了界限。
你挣扎感觉,我也难过地了解。
我不配站在你眼前。

然而他不知道,蔡徐坤临走前,带走了那个收纳盒。

既然你不愿意说出口,那么我帮你。

朱正廷,
我要你永远欠我。

蔡徐坤把收纳盒扔在黄明昊办公桌上的时候,黄明昊是震惊的,他总觉得这里面的东西很重要,他小心翼翼地打开,看到了一盒子的信,其实并不多,一共十六封,但每一封都很厚……双手开始不由自主地颤抖,展开一封信,又一封……每一封的末尾都是:

“明昊啊,生日快乐。”

分隔的十六年里,他的哥哥,他的朱正廷在黄明昊每一个生日前夕都会提笔写一封信。黄明昊想哭,却碍于蔡徐坤,只能强忍着。

蔡徐坤看着黄明昊,笑笑:

“黄明昊,你看到了,他从来没有忘记过你,你一直占据着他心里最重要的位置……”

黄明昊笑了,蔡徐坤隐约看到几分孩子气了,到底是比自己还小了几岁的人,再看上去成熟稳重也会有些孩子气。

“蔡徐坤,这些年,谢谢。”

说得诚恳,但蔡徐坤知道,一切都结束了。

黄明昊的言外之意不过是,
感谢这些年你对朱正廷的照顾,接下去,我会照顾他。

蔡徐坤离开黄明昊公司的时候,太阳很好,刺地蔡徐坤眼睛疼,疼地他眼泪都要出来。

从前那些故事里都有个伟大又悲情的男二,
没有想到,
竟是我自己。

范丞丞是无意间发现蔡徐坤这几天都住在公司里的,那天有一个大案子,各部门都熬夜加班到很晚,范丞丞本来想送蔡徐坤回去,却被拒绝。

无可奈何之下下楼,却发现忘记拿车钥匙,再折回去拿的时候,范丞丞看见蔡徐坤正在“铺床”,或者更准确来说,是打地铺。

身体总是最诚实的,在还没有想好怎么开口的时候,范丞丞已经冲进了蔡徐坤办公室,抓住了蔡徐坤的手,对上蔡徐坤错愕的眼神,蔡徐坤几乎都没怎么思考:

“跟我走。”

蔡徐坤反应过来,甩开了范丞丞的手。

“我住在这里挺好的,不麻烦你了。”

范丞丞死死盯着蔡徐坤,在探查,也在打量,蔡徐坤的眼神有分明的躲闪,就连身体都刻意保持着距离,范丞丞仿佛意识到什么:

“蔡徐坤,你是不是知道……”

“不知道,我什么都不知道。”

范丞丞的话还没说完,就被蔡徐坤打断了,范丞丞苦笑了一下:

“是我就不可以吗?”

类似的话语落在蔡徐坤耳朵里,蔡徐坤想到他也问过朱正廷,此刻他终于明白朱正廷的那种心境。

原来这世上真有许多事是不可以。

蔡徐坤久久沉默,范丞丞不再逼迫,回了自己的办公室,既然他走不进这个人的心里,那么就陪着他吧。

陪他哭,陪他笑,陪他做他喜欢的所有事。

没有自我,
因为爱情是一条单行道。

——————分割线——————
蔡徐坤已经离开出租房好几天,期间他趁着朱正廷不在的时候回来过一次,把自己的东西通通打包带走,就像从未曾住在这里过一样。

而朱正廷自从蔡徐坤走后,每一天都照旧去酒吧上班,喝得比原先更厉害了,每一次回到出租房,都要吐上好一阵儿,有时候甚至吐出血来。

可是再也没有人会照顾他了,再也没有醒酒汤和早饭了……

朱正廷有时候会自嘲,
你看,
上天总是会惩罚我这种自私的人。

手机再一次响起,朱正廷看到来电显示,便不再理会手机,是黄明昊。黄明昊几乎每一天都会打电话来,通数无法计算,但朱正廷一次也没有接,接来说什么呢?

对黄明昊的沉淀了十六年的情感,是不能说出口的。

就像鱼和飞鸟,如何去相爱?

何况,自己身为哥哥,却动了这样龌龊的心思,怎么可以去毁了这个弟弟。黄明昊应该在云端生活,而朱正廷已经无所谓自己在哪里了,反正,不会比现在更烂了。

孤儿院长大,没有学历,低贱的工作,曾经朱正廷还可以和蔡徐坤相依为命,如今呢?

还会有比现在更烂的吗?

出租房的门被敲地砰砰响,朱正廷想着,难道是房东来催租?从前这些事都是蔡徐坤负责的,所以朱正廷并没什么概念,晃悠悠走过去打开门,开门的瞬间就陷入了一个怀抱里。

“为什么不接我电话?你知不知道我有多担心你?

接二连三的问话从黄明昊口中蹦出,朱正廷只是踉跄着脱开黄明昊的怀抱,黄明昊的眉毛皱了一下,但当他开始仔细观察朱正廷的时候,他什么火气都没有了。这才几天,这人就好像瘦了一圈儿。黄明昊慢慢走进出租房里,这是他第一次来这里,却心痛地没法言语。

也听说过大城市里的出租房,但亲眼所见之下,却开始心疼,简陋的房子,只有一个房间,摆着两张床……房间里的垃圾桶里,堆叠着好几个泡面盒。

“你这些天……就吃这个?”

朱正廷抬起头,因为昨天的宿醉,头还晕晕乎乎的,想说什么,胃里又有什么涌了上来,捂着嘴冲进卫生间……黄明昊看着朱正廷扶在洗手台上,吐出的全是酸水,黄明昊挤进狭小的卫生间,想用毛巾给朱正廷擦一擦,却在看到呕吐物中混杂猩红的时候,没了动作,只剩愤怒。

黄明昊伸手抓住朱正廷,朱正廷走不太动,被黄明昊抓住也反抗不了,黄明昊的愤怒朱正廷感受地分明,却连思考都没有力气。

“明昊呐……”

即使是虚弱成这样,也依旧温柔,让黄明昊没有脾气,于是干脆又一次把朱正廷扣在怀里:

“朱正廷……不要这样对自己,我会心疼的……”

不要因为蔡徐坤而折磨自己,
我会心疼,
也会嫉妒。

朱正廷软软的靠在黄明昊怀里,笑了笑:

“又不叫哥啊……”

本就是略带玩笑的话语,可黄明昊突然放开朱正廷,双目对视着,朱正廷的唇上蓦地有了重量,如果前两次带着意外的成分,这一次呢?

朱正廷不敢想,也不能想,他没有力气挣扎,却也不敢回应。直到黄明昊慢慢放开自己,将两人的额头相抵,对上黄明昊的眼,眼底是深不可测,朱正廷不是傻瓜,他突然意识到什么,却在逃脱之前听到黄明昊说出口:

“我喜欢你,哥哥。”

不该是这样的,怎么就成了这样。

“明昊……你听我说……”

想要开口拒绝的话没能说出口,黄明昊用手轻轻捂住了朱正廷的嘴。

“明昊,你现在应该在国外过得很好吧……”

“明昊,哥哥在努力工作存钱,也许有一天,可以去看你……”

“明昊,第十六封信了呢……生日快乐啊……”

……

每一句话,都是黄明昊说出来的,他把朱正廷的十六封信,每一封都看得清清楚楚,仔仔细细。他捂住朱正廷的嘴巴,他知道这个傻子一定会用各种理由解释和拒绝自己。黄明昊将每一封的信都背了出来,每说一句,情绪就愈发崩溃一些。

不知什么时候,两个人都湿了眼,黄明昊的吻落在朱正廷的眼睛上,近乎虔诚,他说:

“我不会离开了,这次无论你怎么推我走我都不走了……”

如果知道当初听了你的话会让我们隔了这么久再相遇,会让我们错过了这么多,我不管怎样都不会走的。

“朱正廷……你喜欢我,我喜欢你,所以其他都别去管了……我长大了,我可以照顾你,就像从前你照顾我一样……”

慢慢地把朱正廷搂在怀里,而怀里的人依旧没有反应,黄明昊有一瞬的落寞,直到那双手慢慢地回抱了自己,他听见那个温柔的声音:

“你一点儿也不听话……”

带着些许哽咽,黄明昊笑了出来,抱地紧紧的。

从前你用你的宠爱将我从地狱拉回,
以后我会用我的宠爱将你救赎,
这一次,
爱情是一场名副其实的互宠。

朱正廷没有问过黄明昊是如何与养父母摊牌的,他想也知道并不容易。黄明昊不顾朱正廷反对搬进了出租房,而朱正廷也基本不再陪酒,只是做简单的吧台工作。每一天,黄明昊都会接朱正廷下班,两个人慢慢地走回出租房,夜里,相拥而眠,就像很久以前,年纪尚小的孩子抱着大一点儿的孩子……

——————分割线——————
再一次遇见蔡徐坤的时候,是难得的周末,黄明昊拖着朱正廷出来走走,于是在熟悉的公园里,遇到了一个人的蔡徐坤。朱正廷有一瞬间恍惚,想要开口叫那人的名字,却又有些胆怯。

“正廷。”

是蔡徐坤先叫了朱正廷,朱正廷下意识想放开黄明昊的手,却被死死扣住。蔡徐坤笑得云淡风轻,点点头:

“我想也许会碰上你,也就来这里碰碰运气。正廷,之前的事,我很抱歉……”

朱正廷摇摇头,只是盯着蔡徐坤。

黄明昊看着对望的两人,不是没有嫉妒的,朱正廷和蔡徐坤有一种默契,黄明昊参与不了,但是,黄明昊也知道,那无关爱情。

“这么巧,你们都在呐……”

范丞丞不知什么时候出现,把手搭在蔡徐坤肩上,一副乐呵呵的样子。

范丞丞热情地和朱正廷打招呼,说了好一通,黄明昊有时都觉得无奈,范丞丞看了一眼手表,惊慌失措:

“哎呀……忘了今天有急事儿了……蔡徐坤,走啦啦……”

就像一阵风似的,来去都快地不行。

朱正廷仍旧紧盯着蔡徐坤离去的背影,肩膀多了重量,黄明昊将朱正廷搂了搂:

“都会好的……”

朱正廷点点头,阳光洒下来,一切都会好的。

蔡徐坤被范丞丞带到了车里,他感激地笑笑:

“谢谢。”

范丞丞摇摇头,望着窗外:

“什么时候走……为什么不告诉他?”

蔡徐坤申请了去国外交流工作的机会,除了作为上级的范丞丞,几乎没有人知道。范丞丞知道的时候,带着愤怒质问了蔡徐坤,蔡徐坤却仍是淡漠的样子,范丞丞知道,自己终究是输。

输给蔡徐坤,
别无选择。

“范丞丞,你知道吗?我本来想着让他亏欠我一辈子,但是我看到他这样开心,我突然就觉得,我不想让他亏欠我了……”

只要他开心就好了。

蔡徐坤离开的那天,他没有通知任何人,故而没有人送行,登机之后在座位上坐好,身边的座位已经坐了人,蔡徐坤并不太在意,只是那人突然转过身来,熟悉的声音:

“不介意我和你同行吧?”

范丞丞。

蔡徐坤惊愕地看着身旁的人,而范丞丞看着蔡徐坤,笑得灿烂。

一切才刚开始。

End

后记:
原谅我最近很忙
然后写文也感觉状态不对
就很烦躁
然后明天是正正生日
答应汽修厂的文也瓶颈了……
最后的话
谢谢大家支持

评论

热度(70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