jjjjjjjjjustin

【昊坤】一日恶童 14 (校园AU)

蜜八刀:

同人皆脑补,自娱自乐勿扰真人
前文: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第二天周六,蔡徐坤他们还有半天课,早上到了教室,周锐放下书包第一件事是把昨天拿错的卷子还给他,他接过去一笑,又苦着脸说哎呀我忘了,应该让你写完了再还给我的。


“我敢写你敢交吗,大哥?”周锐把卷子从他手里抓走摊开,一指头戳在那些题目上,“你敢交我就写,让你也体会体会‘江山一片红’的感觉。”


“周锐你不要装废,我们真学渣在后面还没讲话好吧?”后座的秦子墨一手撑着脑袋,头发睡得横七竖八,显然是早上没梳就过来了,“蔡徐坤,你学案写完了吗,判断题能不能借我看一眼?”


蔡徐坤想了想,从桌上那一摞教辅书和习题册里抽出学案,转过身递给后座发型很搞笑的男生。周锐看他这么好说话,忍不住又去怼秦子墨:“你别照抄,你抄个全对出来肯定会被怀疑。”


蔡徐坤一听笑了,伸手指了指自己那本已经被打开的学案,叮嘱已经开抄的秦子墨:“我判断题也是扔最后才写的,有点糊弄,仅供参考哈,不保证正确率。”


“没事,你就算闭眼蒙的也比我认真写错得要少。”


“我靠秦子墨,你行啊?”


“秦子墨你把选择题也看下!”


“蔡徐坤你也借我看看,我跟你对下大题答案——”


“卜凡你少在那装!”周锐忽然提高嗓门,站起来指向坐在秦子墨侧后排的男生,“你大题写了几道拿过来看看,我看看你解题步骤?”


“不给,我怕你抄。”


“我有蔡徐坤当同桌我还抄你的,你以为我脑子跟你一样不好使?”


卜凡把椅子拉开,长腿一迈走过来,拉住周锐胳膊作势要揍,周锐想往后闪,没闪开,缩着脖子跟他拉拉扯扯了几个回合,蔡徐坤被夹在两个人中间,推推不开,打打不散,最后干脆就哭笑不得地那么站着,等这俩人掰扯完。后排的人都在往他们这边看,除了看一米七几的和一米九几的俩人瞎闹,更多的是不由地把注意力放到了蔡徐坤身上——这些天以来很多人对他的印象还停留在最初,不大主动讲话,也不怎么参与到周边人的互动之中去,像是自己给自己加盖了一层玻璃罩子,用来隔绝人间烟火气;现在看见他那样,被牵扯进一场玩笑性质的推搡,不仅没有抗拒,还挺融入其中,那个玻璃罩仿佛顿时被揭开,把烟火气都放进去了。


“好了好了好了,你们待会儿做操的时候再battle,快早读了。”趁两人战况缓和,蔡徐坤适时搭住卜凡的胳膊,把周锐从他的钳制下解开,“学案放在秦子墨那里,他用好你拿去看,看完记得传回来。”


卜凡一听这话,立刻美滋滋地停了手,跳回后排的座位盯着秦子墨赶紧抄完;周锐自觉没输,一个很有气势的转身坐下,他瞅了瞅旁边同桌的侧脸,又想起昨晚在铁四中贴吧看到的那些东西,一时有种很不真实的感觉,虽然应该只过去了不到两年,但若不了解,他很难把眼前的人和那张截图里的男孩联系起来,不是说样貌变了,没有,可真要追究的话,周锐又说不上来变的具体是什么。蔡徐坤察觉到他在盯着自己看,转过脸来轻声问:“怎么了?”


“没什么。”周锐立刻装无事,还很娴熟地开玩笑道:“看你长得好看。”


他敢于这么讲,与其说是他擅长用好听话跟人打趣,不如说是蔡徐坤的长相给了他底气。蔡徐坤是真的长得很好看,不用问都知道他没少被这么夸过,所以周锐对他说这句时不仅没觉得别扭,反而一副理所当然、轻描淡写的样子。不过蔡徐坤的反应一点也不像是理所当然,他别过脸去笑了一下,笑得无计可施,等到转回头来,他压下笑意,对着周锐扬了扬尖尖的下巴:“有你好看吗?”


周锐瞬间很没形象地噗嗤一声,忍不住又提高嗓门:“夸你好看你接着就是了,不用这么回礼好吗大哥!”


“我是说真的啊,”蔡徐坤试图做出认真的表情,但周锐的反应太好笑了,弄得他又想跟着笑,“之前报到那天看到你我就想,这个人长得好秀气啊。”


“你别提了,你当时看到我头都懒得抬一下——”


为了强调这没有捏造,周锐话音未落,就抬起双臂在胸前一抱,模仿初次见面时蔡徐坤的姿势神态,蔡徐坤立刻伸手去推他,蛮不讲理地阻拦他的模仿,一边推还一边拖长了音调地抗议:“我才没有这样,你不要乱学——”


“没有个头啊!”周锐在他的阻拦下艰难继续着,“你当时就这样,你就这样,你头根本没抬——”


“你乱讲——”


“你就只有帽檐抬起来瞄了我一下,”即使胳膊被蔡徐坤按住了,周锐仍坚持不懈地调动脸部五官继续模仿,“就这样,一个帽檐对着我,我只能看到你下半张脸。”


“我后来就把帽子摘下来了嘛。”


“切,老师来了你才摘的。”


“我错了行不行?”蔡徐坤把他的胳膊一甩,趴回到自己的桌面上,“早知道不夸你了。”


看他终于嘴硬不下去了,周锐满意了,笑嘻嘻地把书包往桌屉里一塞,翻出早读要用的习题报纸。上午四节课,连堂英语和连堂化学,前两节周锐还能勉强集中注意力,后两节就困得开始飘了,他昨晚在帖吧挖料挖到半夜,早上起床时几乎是死的,好几次脑袋猛地耷拉下去,多亏蔡徐坤在旁边三番两次地举高胳膊撸袖子或者抬手挠头帮他挡着,才没被化学老师看见,等到第四节的下课铃响了,蔡徐坤总算松了口气,老师一跨出教师他就转过去审问:“你夸张了点啊兄弟,你知道你脑门砸到书里砸了几次吗?”


对方张大嘴,打了个很饱满的哈欠,一边打一边问:“几次啊?”


“你还问我,我这堂课没干别的,净给你打掩护了。”


“我可以作证,”秦子墨从后面插嘴,“我这两堂课也没干别的,光顾着看蔡徐坤各种找借口做动作了,笑死了。”


“我们后排也看到了,”秦子墨后面的秦奋也抬起手跟着掺和,“周锐,我要是你我就请蔡徐坤吃饭,真的,你没看到他刚才那节课上的,手忙脚乱的,孙老师瞪了他好几眼。”


周锐怂怂地一笑,露出两排小白牙,转回头看蔡徐坤:“真的啊?那我真要请你吃饭了,你中午去哪吃?”


“别了,我中午约了中介看房子,这就得先过去。”


“或者明天?昨天晚上我去的那家烤串,听说铁板烧做得也不错,明天一起去尝尝呗?”


蔡徐坤摇摇头,开始收拾书包:“下次吧,这个人情你先欠着。”


周锐想也没多想,顺嘴八卦习惯了:“怎么,有约会啊?”


“不是啦。”


他拉上书包拉链,试着让自己的口气听上去很随意,“是Justin,跟我说好了要出去吃饭。”


“你俩平时应该也不自己在家做着吃吧?让他自己叫个外卖呗。”


蔡徐坤又摇摇头,脸上的笑容仿佛多了一丝淡淡的不好意思,他拉开椅子,边站起来边说:“平时也出去吃,不过明天他是想跟我……好吧,这个说起来有点好笑,他是想带我去那种有餐巾的地方吃,就那种方形的,很厚的——”


“就会折成造型摆在桌上,或者塞在玻璃杯里那种?”


“对,就那种,因为他说他会拿那个叠悉尼大剧院,我不相信,他就非要叠给我看。”


“悉、悉尼大剧院?”周锐很用劲地重复了一遍,抬头纹都出来了,“什么悉尼大剧院?”


“就是你想到的那个,那个好几个角的,反正小孩是这么告诉我的。”


看他露出一个“你别问我,是他说的”的无奈表情,周锐都傻了,他就没听说过这么不靠谱的技能,“他拿啥折不行啊,非要拿人家饭店里的餐巾?”


“我让他拿纸或者毛巾试,他不干,就说一定得是那种餐巾才行。”


“行吧行吧,你去吧,到时候拍张照片发我,让我长长眼。”


“我会的,让你一起鉴定鉴定。”


俩人结伴走出教室,周锐要去车棚取电动车,反正离校门都不远,蔡徐坤便陪他一起。开车锁时周锐问他那个房子的小区在哪,要不要送他一程,他摆摆手说不用了,还挺远的。


“你们现在住的那个房子,黄明昊他家给他签了多久,一年?”


“好像签了三年吧。”


周锐直起腰,把书包丢进车篮,转过头有些不解地看着他:“你就跟他合租呗,多省事,还费劲找什么找啊?”


他往后退开两步,方便周锐把车子推出来。出了车棚后,他把肩上快要滑落的书包带往里面拽拽,目光低垂着,像是在斟酌词句,走出好几步才低声说:“一个人住更方便。而且他妈妈还在给他找陪读,等找到了,我还是要搬出来的。”


“我看他妈妈根本就是想找你给他当陪读吧,不然哪有那么好心,拉你去先一起住着——她当时问你之前高考考多少了吧?我就知道,她肯定是看你学习好了所以心动的,家长都这个样我跟你说。”周锐话里没有恶意,只是自小的成长环境让他对人情世故体会更深,有些事就自然而然地凭感觉推测,“而且我看他那穿衣打扮,也不像是家里会在乎这一两个月房租钱没人分担,真的,你信我,他妈妈十有八九就是想留你下来陪他。”


“我怎么听你说的,好像也很支持似的?”


“我当然支持了,你傻啊,这边找房子多难你自己还没经验吗?我暑假的时候陪我一个外地过来复读的亲戚家的孩子找房子,那时候正是旺季,我的天啊,想想我都头巨痛。”


这话倒不假,蔡徐坤自己搬来这边一个多月了,接触了好几家中介,跑了不下七八个小区,位置合适的房况太差,房况良好的交通不便,有一两次好不容易找到了还行的,不是被人抢先就是中介坐地提价,这里本来就是片学校云集的地方,出租房市场供不应求很多年了,他来之前就做好了心理准备,但没想到实际情况比他想象得还要严峻,要不是意外遇到了Justin妈妈,他现在可能还借住在亲戚家饭店的员工宿舍里。


“我再找找吧。”他抬起眼,望向前方不远的校门,“他还小,生活和学习上都需要人照顾,责任太大了。”


周锐没再说什么,兴许是想起了昨晚看到的东西,才迟钝地意识到蔡徐坤很可能会有别的顾虑。校门口的这条双车道永远被堵得很难走,周锐推着电动车半天过不了马路,蔡徐坤跟他挥挥手,率先往公交车站的方向走了,他要去看的那个小区在城东,距离学校地面距离远,但有直达附近站点的地铁,到了那边后已经将近下午两点,结果刚到中介就告诉他,之前约定好要看的那套一居室大开间已经签出去了,但可以带他看看另外两套,就在隔壁小区,他跟过去一看,一个是房东私自用格挡板隔出来的单间,一个是连墙皮都还没刷的毛坯二居室,都没法租,他失望地坐车回来,饿得一下车就去小区门口的便利店买了个三明治,开门进屋时他刚吃完,正要把包三明治的塑料纸往客厅的纸篓里丢,金头发的小子一下子从主卧里蹦出来,干扰得他没对准,直接丢到了地上。


“你怎么才回来?”Justin捡起塑料纸,捏到纸篓上方丢进去,“我给你发微信了。”


“我手机路上没电了,对不起……”


“没事。你们礼拜六不是只上半天吗?”


“对,中午就放学了,我去了一趟雾屏区那边。”


Justin傻站在那儿,足足一米八的个子,但穿着他那件看起来已经被洗得很柔软的宝蓝色卫衣和那条松松垮垮的运动裤,就怎么看怎么都还是个小孩子。蔡徐坤把书包放到地上,走到卫生间去洗手,他趿拉着毛绒拖鞋跟在后面,站在卫生间的门口问:“去雾屏区干什么啊?”


“我去看房子。”


他捋起袖子,伸手打开水龙头,池子里响起哗啦哗啦的水声,让人忽略了门边小孩一时的沉默。等到他关上水转过身来,Justin还堵卫生间通往客厅的狭窄门廊边,声音听不出有什么变化,只是比之前蹦出来迎接他时要略微低沉些:“你还在看房子啊?”


蔡徐坤一愣,湿淋淋的两手在衣摆上揩了揩,显得有点局促。他感觉到小孩好像有点情绪,但门廊里的灯没开,相当暗,Justin站的位置背光,他看不清他的脸。


“不是最近找的,那个中介很早就联系上了,我拖到今天才过去看。”


“看得怎么样?”


“不是很合适。”


Justin没点头也没摇头,身子一转走回到客厅。他跟上前去,莫名地更局促了,看到纸篓里小孩帮他扔掉的包三明治的塑料纸,他从口袋里拿出手机,走到电视机后面的插座前接上电源线,开机后点进微信,接连看到Justin过去两个多小时里发来的几条消息:


「坤坤哥哥,我中午点外卖,你要不要回来一起吃?」


「你吃比萨吗?」


「我还有一点想吃炒饭」


「你要在外面吃吗?」


他抓着手机咬了咬嘴唇,抬起头往客厅另一头看,没看到,又往主卧一瞅,原来已经回自己房间了。他放开手机走过去,在门口停下,小孩坐在床边耷拉着肩膀玩ipad,看到他来了,抬了一下头,他张开口,感觉自己嗓子眼干干的:“你还没吃东西?”


小孩摇摇头,低下去继续看ipad屏幕。屏幕上是黑白的,只有一个小人在哼哧哼哧地往前跑,跑到一个什么地方,忽然啪得一声,似乎是被什么陷阱给砸死了。蔡徐坤看着他用手指在屏幕上点了一下,画面一暗,小人又复活了,他转身放开ipad,抬起手抓了抓脸,“我早上吃得晚,现在也不怎么饿。”


这不是真话,蔡徐坤听得出来。他走近几步,从床上拿起ipad,“这是什么游戏?看起来有点可怕的样子。”


“Limbo。”


他学着小孩刚才的操作,在屏幕上长按,黑色的小人果然朝他按的方向跑了起来,发出空旷的脚步声。还没跑出多远,前方的斜坡上突然轰隆隆的滚下来一块巨石,他来不及控制小人折返,就被结结实实地砸死了,他坐到Justin身边,望着小人断裂的身体和脑袋:“我也被砸死了。”


“你要先往回跑,等石头掉下来停住了,再往前。”


他点点头,按照这个攻略重新试了一次,果真过去了。


“你都会过这一关了啊,那刚才怎么还在玩这里。”


“我全都通关了,只是闲着没事重新玩。”


他又点点头,还没想好接下来说什么。Justin侧过脸,两个人坐得很近,近到他能听见自己的和Justin呼吸的声音,Justin吸了一口气,说:“你不要看房子了,你跟我一起住啊。”


“你妈妈还在——”


“我不需要陪读,你也不用当我的陪读。”


小孩听起来很笃定,无论那是出于任性还是自信。他啃了一下手指,不知道说什么合适,看他为难的样子,小孩忍不住又补上一句:“我自己会照顾自己。”


“这么信任我吗?”蔡徐坤忽然出声道:“我们才认识这么多天,如果我是坏人的话,你也不知道。”


“那我也可能是坏人啊,你也不知道。”


他笑着拿ipad戳了一下小孩的肚子,“你能是什么坏人啊。”


“那你能是什么坏人啊。”


“我好歹成年了,快二十了,你才几——”


“岁”字还没说出口,蔡徐坤忽然没了声。不是他自己愣住了,而是被身边小孩的动作切断了,Justin毫无预兆地转过来抱住了他——两条细瘦的手臂从他胳膊下面穿过,一把环住了他的腰,脑袋往他肩头一埋,在他的视野下方填满了自己茂盛的金棕色头发。


“那我比你小,你要听我的。”


这是哪来的歪理啊?蔡徐坤被弄懵了。明明快跟他一般高,却还能熟练地使用这种标准的小孩子抱人的抱法,不仅熟练,还理直气壮,好像真的只要这么抱住人,他说什么人家就都得听他的一样,蔡徐坤慢半拍地抬起手,轻轻落到他的后脑勺上,他大概是怕那只手是过来拉开自己的,两条细胳膊一下子环得更紧了。






未完待续



评论

热度(31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