jjjjjjjjjustin

【昊坤】一日恶童 15 (校园AU)

蜜八刀:

同人皆脑补,自娱自乐勿扰真人
前文: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14)


后来黄明昊还是点了外卖,点的比萨和鸡翅,送到时快下午四点了,不知道算是午饭还是晚饭。装比萨的纸盒和装鸡翅的锡纸餐盒敞开摆在客厅茶几上,散发出西式快餐的油腻香气,俩人手长脚长的,坐在那张双人长沙发里也没觉得挤,黄明昊两块饼下肚,伸过手去捏鸡翅,他饿了大半天了,吃得就很投入,不像旁边的人,一手捏着块比萨,一手还在他的ipad上使劲地按,是之前那个游戏,他给蔡徐坤讲解了基本操作,然后回档到第一关,蔡徐坤抱着它就玩入迷了,虽然玩得并不好,一直死一直死,到现在才玩到第四关,眼看着这次有戏,结果一个手抖又把小人弄死了,他懊恼地往后一仰,把比萨送到嘴边使劲一咬,黄明昊看着他那副借咀嚼食物暗暗泄愤的模样,忍不住想笑。


“笑什么?”


“我没笑你啊。”


蔡徐坤干巴巴地嚼着,伸手在他腿上打了一下,“你就是在笑我。”


“嗷!”小孩很浮夸地痛呼一声,但眼角的笑意都没收,就叫得很假,“吃饭的时候不要打人。”


“为什么吃饭的时候不要打人?”


“因为不有利于消化。”


蔡徐坤白了他一眼,看到他右侧脸颊蹭了点儿鸡翅上刷的甜辣酱,便指了指自己左脸示意他:“脸上。”


小孩抬起手指擦了几下,没擦对地方,蔡徐坤把手里最后一口比萨塞进嘴里,伸过手去替他抹了,茶几上没有纸,外卖附赠的餐巾纸还需要拆封,挺麻烦的,他干脆就把手指放进嘴里吮了一下,像是下意识的动作,没多想什么,而黄明昊望着他愣了一愣,又立刻把视线转开了。他把锡纸餐盒从茶几上过来,鸡翅还剩俩,他和黄明昊一人分走一个,很快就解决掉了。


吃完之后,蔡徐坤让黄明昊拿他的手机在应用商店里找到那款游戏,兴致勃勃地下载下来,从第一关重新开始玩。黄明昊也没闲着,打开大众点评开始搜索明天要去哪间餐馆,可惜美食的分类选项里没有“提供餐巾”这一条,让人无法定向搜索,小孩凭经验收藏了几家,从菜系和档次风格来看都会在桌上摆餐巾的那种,刚要拿过去询问意见,旁边的人率先把手机递到他眼前:“我这里过不去了。”


他瞄了一眼屏幕,又转脸看向对他求救的人,蔡徐坤还在望着游戏里那个站在峭壁前发呆的小男孩,充满挫败感地求他:“你告诉我怎么过。”


“你拿什么换?”


蔡徐坤眼睛一瞪:“还要拿东西换?”


“那我不能白告诉你啊!过关秘笈这种东西也是心血。”


“你就没有上网搜过攻略吗?”蔡徐坤瘪瘪嘴,一副不愿相信的样子,“你肯定是看攻略通关的。”


“那你去搜攻略啊,干嘛还要问我?”


“快点告诉我嘛……”


“不要。”黄明昊喜滋滋地坚持拒绝,“不能白教你。”


“那你要什么?”


“说什么都给吗?”


蔡徐坤拿手机在他膝盖上一敲,“你不说我怎么知道!”


“没诚意。”


“切,那我自己去搜攻略——”


“我说我说!”小孩把手机一扔便拖住他,“我说,你坐回来!”


蔡徐坤被拖回到沙发上坐着,下巴抬得高高的,像是被小孩强买强卖了一样,态度消极地等待他报出价码。他清了清嗓子,拿出正经的架势,把游戏切换到读档界面,指给蔡徐坤看:“一共四十关,每一关我都是自己打过去的,你都可以问我,然后呢我要的也不多,你就唱一首歌来听听就好了。”


“唱一首歌?你四十关包教包会吗?”


黄明昊小脸往后一缩,缩得双下巴都被挤出来了,“一首歌换四十个关的教程,你想得太美了吧,是一首歌换一关!”


“一首歌换一……?”


话还没重复完,蔡徐坤便震惊地闭了嘴,伸手就去往他的小脸上捏,“真是狮子大开口啊,你教我一关才要几个字,就要我唱一首歌给你听,你怎么不干脆说唱十首换一关呢Justin?”


“那我也不能太黑啊,对吧?”


黄明昊抬手握住他的胳膊,倚小卖小笑得无辜,仿佛他这已经是打了折扣的友情价了,已经很为他的坤坤哥哥着想了。蔡徐坤想甩开胳膊打他,但被他用手那么握着,用两颗亮晶晶的眼珠那么望着,真把胳膊拽回来后,擂过去的拳头也变得软绵绵的,不像是教训,反倒像逗小孩玩儿了,“干嘛要我唱歌来换,我又不会唱歌。”


“你会唱啊。”


“谁说我会唱?”


“我之前都听到过啊,就你戴着耳机的时候,你跟着小声唱了。”


“那是随便哼的,算不上唱。”


“怎么算不上,算得上啊,而且很好听,特别好听,超级好听。”


蔡徐坤本来还气势汹汹的,准备把这个小机灵鬼的宰人买卖给搅黄,结果一听这话,气势瞬间泄了个干净——他生来脸皮就薄,即使偶尔也会自恋一把,觉得自己唱得似乎仿佛好像还挺不错,但听到别人当面夸出口就完全是另一回事了,偏偏黄明昊还是那种直球型选手,夸人不仅张口就来,还夸得情真意切,夸得结实饱满,他招架不住,只能抬起手挡着嘴没办法地笑,全靠年长几岁的身份撑着,才没显得太过不好意思。等他笑完了,重新调整好表情,又用哄小孩一样的口吻问黄明昊:“我随便哼的你怎么都能听清楚,你这么厉害的吗?”


“我不厉害啊,我也没听得很清楚。”小孩这次没有顺杆爬,脑子精得得要命:“所以你看你更要唱给我听了,我没听清楚都觉得好听,要是听清楚了的话那不就觉得有十倍好听了。”


蔡徐坤彻底败了,他垂下脑袋,痛苦地揉着脸低呼了一声,抬起头转身去找手机,看样子打算豁出去了:“唱什么?我不知道唱什么,你点吧,看我会不会。”


“我可以点吗?”黄明昊兴致盎然地坐直了背,“我想想……周杰伦?”


“呦,你还听周董啊?我还以为你们00后都不听他的歌呢。”


“我听得多了好吧,很多比他老的我都听。”


“那就周杰伦,周杰伦的太多了,你要听哪首?”蔡徐坤打开手机里的音乐app,“不许说《双截棍》啊。”


小孩两颗圆眼珠滴溜溜地一转,“《半兽人》?”


“……好像比《双截棍》还过分一点。”


“《忍者》?”


“……”蔡徐坤转身往沙发靠背上一拍,模仿在KTV包房里切歌的动作,“切!”


“好好好,那你自己挑,你挑。”


“那我挑了噢,我挑哪首就是哪首了噢。”


他翻了一下自己最近的播放记录,还真有周董的,这首就正常多了,可以唱,既然唱就认真唱,舞美工作也要做足,他从沙发前站起来,走过去拉上客厅的窗帘,把摆在墙角的那盏落地台灯打开,“这首的话,我得把灯光调得温馨一点。”


“哪一首哪一首?”黄明昊兴奋地伸长了脖子,“慢歌吗?”


“《告白气球》。”


“YES!”


小孩很捧场地贡献了一串海豹式拍手,他抿嘴笑着坐回沙发里,点击播放键,把音量调小当作伴奏,按住进度条拖到副歌部分,结果又被抗议开了:“你干嘛,只唱副歌吗?”


“还要唱整首吗?”


“当然了啊!”小机灵鬼凑到他跟前,擅自伸手把进度条拖回到0:00秒,“从头开始,不许跳。”


“你这小孩真的是……”


真的是什么呢,真的是得寸进尺。他无奈地摇摇头,又假模假式地咳嗽了两声,清清嗓子,前奏已经在他俩刚才争论的时间里放完一大半了,他略显紧张地舔了舔嘴唇,跟着唱出了第一个音节。


奇怪的是,他本来只打算随口应付几句,但等到第一句唱出声了,后面的就自然而然地接上,不仅没有敷衍,还忍不住挺认真的。他自己或许没留意,但黄明昊听出他唱歌的嗓音和平时说话不太一样,和平时相比要更清亮,他说话的音调偏低,就像他平时本人,视线是低的,两边肩膀也是往下低的,可当他唱歌的时候,身上每一处似乎都提上来了一点儿,还有嘴角,还有眼里的光,他越唱越随性,开始配合着律动摇晃身体,配合歌词加入一些比划、一些动作,他看起来很放松,快乐而放松,直到这一片刻黄明昊才突然发现,与现在相比起来,平时的他常常显得多么紧绷。


这个念头闪过之后,黄明昊又逐渐感觉到什么别的。他没有走神,不是走神,恰恰相反的是他听得很入神,就连手机播放出来的原声好像都消失了,耳朵里只剩下面前人的嗓音,他感觉一股来源不明的酸涩,好像是在胸口,也可能在胃部,又或者是先从心脏里冒出来,接着直往上窜,一路窜到了气管,与他年轻的呼吸发生某种化学反应,在喉咙处发酵成一团温柔的刺,轻轻蜇得他疼。他试着吞了一下唾液,没能把那团刺咽下去,直到第一段副歌快唱完了,他都没弄清楚那是什么感觉,不仅是现在,这之后的很久一段时间里他都没能弄清楚,这不怪他,他太年轻了,等到后来的后来终于弄明白了,他已经不能再像现在这样,仗着自己年纪小,在对方闭上眼睛唱完最后一句歌词时不管不顾地欢呼起来,毫不掩饰自己喜欢的心情——


“Wwwwoooowwwww!Encore~Encore~Encore~”


他抓过沙发靠垫拍打了一阵,又把双手拢到嘴边,当成扩音器小喇叭呼叫返场,蔡徐坤笑着不看他,低头拿起手机,从音乐app里退回主界面,重新打开游戏,等到他终于安静下来,才侧过脸问:“OK啦,我唱好了,现在能教我怎么过刚才那关了吧?”


他心满意足地点点头,“其实很简单,你要把那条船拖过去,然后你踩上去,踩着它你才能跳得够高。”


蔡徐坤茫然地盯着屏幕:“怎么拖啊?”


“你看那不是有个把手一样的东西吗?”


“噢噢噢,看到了。”蔡徐坤立刻点过去,按住左右拖了几下,“它怎么不动呢……”


“唉,你给我,给我。”


黄明昊把手机接过来,轻车熟路地代替他操作。蔡徐坤正在一边专心观摩,外面突然有人敲门,他起身过去,透过猫眼往外看,是物业的人,领着燃气公司的员工师傅例行上门检查燃气管道的,他打开门放对方进来,跟着人一起进了厨房,进去前对黄明昊使了个眼色,示意他没什么事,让他自己坐那儿继续玩就行,他乖巧地点了个头,捧着蔡徐坤的手机又帮忙往前过了几关,下面这关比较讲究技巧,他仰头转了转脖子,又活动了活动手指,想确保一次通过,刚把手机重新拿起,就看到屏幕上方瞬间闪过绿色的推送:


「Y 发来1条语音」


他从沙发上爬起来,探着上身望向厨房,蔡徐坤还在陪着物业和燃气公司的人检查,似乎一时半会儿没空过来看手机。微信语音而已,如果真是要紧事的话肯定就直接打电话了,没必要特地喊人过来接,他坐回来,忽略刚才那条推送继续玩,又过了几分钟,正在他小心翼翼地控制着游戏里的小男孩跳过悬崖时,屏幕忽然一闪,由之前游戏的黑白色调变成了微信语音电话的请求界面。


“坤坤哥哥?”


他站起来喊了一声,厨房里的人没回应,估计是没听见。他抓着手机穿好拖鞋,犹豫着要不要送过去,结果望见蔡徐坤正蹲在灶台下方的橱柜边,帮管道工师傅拿着手电,一时半刻大概抽不开身,他看回手机屏幕,发起语音的人还没放弃,他没多想,划开了绿色的“接听”键,没等对方出声,他礼貌地抢了先:“喂,蔡徐坤在忙,我让他待会儿给你打回去。”


几秒钟诡异的沉默过后,那边响起一个低沉的男声:“你是谁?”


小孩愣住了。这种情况通常不至于让他慌,他没慌,但他愣住了,厨房里的人还没注意到他替自己接了电话,他退后半步,缓缓转过身来,面朝着客厅窗户,用自己听起来都觉得有些陌生的嗓音回答:“我是黄明昊。”


 


未完待续

评论

热度(29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