jjjjjjjjjustin

权贵出道贺文《十年》

孤鹭孤鹭孤:

📝《十年》→权贵出道贺文

@孤鹭孤鹭孤

范丞丞的手中拿着病历,边走边把自己对于这个病人的理想治疗方案讲给医院资历最深的脑科专家刘主任听。刘主任时不时点点头表示对他处理方法的认可。范丞丞年纪虽小,却已经当上了乐华医院脑科的主治医师了。他一路飞快升职,有过不少流言蜚语。想着当初,自己还没跟范丞丞有过接触的时候,也曾因为这些谣言看不起他。

范丞丞的姑父是乐华医院的院长。

这件事被爆出来的时候,范丞丞刚升完职。昨天还笑容满面恭喜自己的人,转头就对着他指指点点。就连在食堂吃个饭都让他不得清净,用着不大不小却刚好能让他听得清清楚楚的声音,说他哪有什么真材实料,只是靠着院长上位罢了。

不知不觉就走到了主任办公室,范丞丞也在门口停下脚步。

“主任,关于这个病人的治疗方案,您还有什么意见要给我吗?”

眼前的范丞丞面无表情,眉宇间是这个男人独有的从容和淡定。

“这个治疗方案很合理,我没什么意见可给的。”

范丞丞点头,刚想离开,刘主任伸出手拍了拍他的肩。

“范医师啊,这几年你在工作上的成长真的很快。只是你都二十七了,不考虑考虑成家吗?”

医院里的医师前辈总是要给范丞丞介绍女朋友,可是都被他礼貌拒绝了。医院里的护士也经常在一起讨论,猜测着未来范丞丞的妻子会是什么模样,能拥有范丞丞这样完美的另一半,夫复何求啊。

范丞丞一怔,接着又轻笑了一下。

“谢谢王主任关心了。只是目前我把我的生活重心放在工作上,而且感情方面的问题,我还是想自己解决。”

说完对着王主任轻轻鞠了一躬就转头走了。

回办公室的路上,身旁经过的护士激动地讨论个不停,顺着她们指指点点的方向看过去,医院外面围着一群少女粉丝。
半路撞见范丞丞和他一起回办公室的郝医生也忍不住猜测,

“难道有明星来我们医院?”

范丞丞一脸冷漠的看着那些少女粉,又收回目光。

郝医师还停留在原地观望。

“下午,记得一起来开B16床病人的手术会议,我先走了。”

说完转身上楼,郝医师在后面喊他

“范医生,中午要不要一起吃饭?”

头都没回,摆了摆手。

“我吃简餐。”

看着范丞丞离开的背影,郝医生无奈地摇了摇头。叫他一起吃饭也是想让他吃点好的,明明家里条件那么好,作为主治医师拿到的工资和奖金也不低,可是范丞丞对自己未免也太过简单随意了。

想起来有一次范丞丞刚做完一台十个小时的手术,回到办公室又开始研究下一台手术的方案。问他吃饭了没有,范丞丞才想起来,忙了一天,自己连饭都忘了吃。

回到办公室,范丞丞认真的洗干净手,拿毛巾擦干。然后拿着餐盒放到桌子上,打开之后慢慢地咀嚼着。从他的表情根本看不出他的心情,也无从知道这简餐的味道到底如何。
手机铃声突然响起,快速咽下嘴里还没咀嚼完全的饭,放下勺子,从口袋掏出手机。看了眼来电显示,范丞丞迟疑片刻,接通了电话。

“你在忙吗?这么久才接电话。”

范丞丞一手拿着手机,另外一只手又拿起勺子,在简餐里戳来戳去。

“没有。你打来有事?”

“黄明昊去你医院了你知道吗?”

范丞丞拿着勺子的手顿了一下,回答的很冷淡

“那么多粉丝在医院门口,想不知道都难。”

“今早他拍MV,吊威亚的时候工作人员把他给摔了。手应该是骨折了,你快点安排人给他做手术,而且千万别留下什么严重的后遗症。我在公司处理这件事,暂时还不能去,你帮我看着点他。”

听他讲完,范丞丞皱眉,沉默了几秒钟,淡淡的开口

“雯珺,我和他已经分手了。”

毕雯珺叹了口气,语气带着些愤怒。

“行吧,你们真够可以的,把分手当家常便饭了啊。”

范丞丞刚要开口说点什么,就听毕雯珺直接甩了他一句

“当我这个电话没打。”

干净利落的挂断电话,毕雯珺就开始忙着把黄明昊之后的工作安排给取消或者延迟。这个小祖宗受个伤,给公司带来的损失想一想就够他头痛的。

耳边的“嘟——嘟——”声让范丞丞觉得心烦意乱。放下电话,简餐盒里的饭菜已经被他用勺子捣烂了,看着让他食欲全无。

盖上盖子,走出门扔进垃圾桶。

范丞丞走到骨科的时候,正好迎面撞上了温豪。温豪正低着头看着黄明昊手部的拍片结果,就被范丞丞拦住。

他俩是大学同窗,毕业后又一起到了乐华工作。温豪算是范丞丞在医院里最好的朋友,也是医院里唯一一个知道他和黄明昊关系的人。

温豪抬头看到范丞丞,先是一惊,又迅速恢复平静。

举起手上拿着的片子,
“他的片子才出来,还没手术。最里面那间,就听他喊疼,吵死了,你快去让他闭嘴。”

说完就拿着片子去召集人开会准备手术了。

范丞丞快步走到最里间,门关着,透过门玻璃,他看见躺在床上的黄明昊。

左手被固定着放在床边,白色T恤上还沾了血。眉头紧皱,胸口剧烈地起伏着。就像颗炸弹,仿佛轻轻一碰就能爆发。
骨科的陆医生站在病床旁,有点无措地看着黄明昊。

“温豪去哪了!你让他快点过来!赶紧给我打麻药做手术!我快疼死了!嘶——”说完又被痛地龇牙咧嘴。

陆医生耐心地回复他,

“温医生已经去召集人员开会了,制定完手术方案和参与手术的人员,如果合适的话就能立刻给您手术,您再耐心等一等。”

“我不管,太疼了。你先给我打点麻药行不行?”

骨折的钝痛让黄明昊非常烦躁,一抽一抽的疼痛已经把他的耐心都消磨殆尽,就连大声说话都没什么力气了。

陆医生只能为难地站着,在温医生给出确切的治疗方案前,他是不能冒然给黄明昊打麻药的。

范丞丞站在门外,久久的盯着黄明昊。听完了他们的对话,范丞丞叹了口气,打开门走进去。

陆医生看到范丞丞,满脸惊讶

“范医生,你.....?”

黄明昊也转过头,看到了范丞丞。因为疼痛皱着的脸在看到他的那瞬间表情更加复杂,偏过头,不想被他看到自己这么狼狈的样子。胸口起伏的更厉害,范丞丞的出现让他更烦躁了。

范丞丞进了门,就对陆医生说,

“别听他的,你该怎么做怎么做。”

黄明昊心里的炸弹在范丞丞说完这句话以后嘭的一声爆发了。

“范丞丞你以为你是谁啊?我的事你凭什么管?我让你来了吗?”

范丞丞就像没听见一样,自顾自问着陆医生

“他这个手的情况怎么样?今天可以手术吗?”

“嗯,送医院送的很及时,温医生也很快就做了固定措施,我刚刚观察了一下,水肿不是特别厉害,今天下午手术没有问题。就等温医生了。”

“范丞丞你丫不是脑科医生吗?你平时不是最讨厌管人闲事吗?今天怎么都管到骨科来了?我要怎么样是我的事不需要你管你可省点心吧!”

被黄明昊吼完,范丞丞也只是瞥了他一眼。

“我去找温医生看看情况,你在这里看着他,别让他动到手了。还有,把他手臂上擦破了的地方上一下药。”

交代完陆医生,范丞丞又走了。

陆医生赶紧拿着红药水和消炎药膏给黄明昊涂,边涂边感慨范医生观察可真细致,自己都没注意到黄明昊手臂上的擦伤。

范丞丞走到温豪办公室的时候,温豪已经开始做术前准备了。洗干净手,他转过身对范丞丞说:“他的手术我主刀,你别太担心。”

范丞丞垂眸。

“手术后的后遗症……”

“你应该清楚,不可能没有后遗症的。我会尽力把手术效果做到最好。”

拍了拍范丞丞的肩,温豪就去手术室了。

黄明昊被拖到另外一张病床,运着去手术室的时候,难免动到手。很疼,疼得他额头都冒出一层细密的汗珠。可是他一声也不吭,就只是紧紧咬着牙,想着手术完了一定要去范丞丞的办公室,指着他的鼻子告诉他他们已经分手了,他范丞丞没资格再管自己的事。

他在手术室里又看到了温豪,温豪也不看他,只是让麻醉师给他打麻药。麻药开始起作用,手上的痛渐渐无感,意识也开始模糊了。

醒来的时候,已经回到病房。黄明昊恹恹地转头,就看见毕雯珺在床边坐着,双手抱胸看着他。

他想开口说话,可是嘴巴干的不行了。毕雯珺把病床调高,拿起床头柜上的水杯,放到黄明昊嘴边喂他喝水。

“我已经帮你把之后三个月的工作都推掉了,新专辑的发布也宣布了延期。这三个月你好好养着,就当给自己放个假。等这三个月过去了,可有你忙的。”

黄明昊点头,可是脑子里想的却是范丞丞在哪。

毕雯珺接了一个电话,就跟黄明昊说公司有事,他得先走了。还让黄明昊注意别动到手,有什么事找护士和医生帮忙,还有给他打电话。

左手的麻药劲已经过了,又开始一抽一抽的疼,整条手臂都因为酸痛使不上力。用右手把自己撑着坐起来,黄明昊走去了范丞丞的办公室。

用脚踹开门,刚想朝着范丞丞吼一句,才发现范丞丞根本不在。

走进去,休息室的房门没关紧,黄明昊推开,依旧没看见范丞丞。坐到休息室的沙发上,黄明昊坐着放空,不知道自己该干嘛。范丞丞的休息室里,没有他讨厌的消毒水味,沙发也很柔软,就这么躺到沙发上,想着范丞丞什么时候才会来。

休息室的房门被打开,范丞丞走了进来。

黄明昊顿时睁大了眼睛,看着范丞丞进来脱下了白大褂,走到饮水机那倒了一杯水喝着,也不看他。

眉头紧皱,黄明昊朝着他开口:

“范丞丞,我们已经分手十五天零八个小时了。”

许久没说话,嗓子还有些沙哑,刚做完手术的虚弱让他的声音听起来更加无力。

听到这话,范丞丞眸子一顿,放下手里的杯子。

走过去,蹲到黄明昊的面前。

抬头对上黄明昊的眼睛,长长的、重重的叹了一口气。

“分手那天是谁说没了我会过得更好?受这么重的伤也算是过得更好吗?既然要分手,就请你好好照顾自己啊。现在这样算什么?”

即便是黄明昊一直没给他好脸色看,范丞丞对着他说话的语气也还是很温柔。再没有可以反驳出口的话,黄明昊的鼻子一酸,满腔的委屈就这样冒出来,辣的他眼睛疼。

抬手把黄明昊额前的刘海顺到旁边,不让它扎到黄明昊的眼睛。这双眼睛就这样直溜溜的盯着自己看,范丞丞也不躲闪。两个人谁也不说话,就这样静静地看着对方。

很多人都说范丞丞的眼神太过冰冷,让人觉得难以亲近。只有黄明昊知道,他深情地看着自己的时候,那双眼神温柔的让他沉溺。

黄明昊真想立刻就扑到范丞丞怀里,在他颈窝蹭来蹭去再咬他一口。可是分手也是他提的,这样做未免太没面子。

还是范丞丞先移开目光,站起来把沙发旁边的被子盖到黄明昊身上。又轻轻抚摸着黄明昊黄色的头发,轻声地说:

“睡一觉吧,下午的事我都推掉了。我陪着你。”

黄明昊苍白的脸色和泛红的眼睛让范丞丞投降了。每次两个人吵架,谁都不愿意先低头认错。只是看着黄明昊就这样乖乖的躺在自己面前,虚弱的像只受伤的小猫。范丞丞觉得,比起和他生无聊的气,还是心疼他更多一点。

黄明昊入睡的很快,和范丞丞吵架的这段时间,他一个人总是睡不好。可现在范丞丞就在他的身边,一呼吸就是他身上特有的淡淡香味,黄明昊觉得好安心。

看着黄明昊的睡颜,范丞丞把他受伤的左手摆好,以免被动到。接着,他找到黄明昊的另外一只手,指尖轻轻的,轻轻的指缝,再和他十指紧扣。

就这样看着他,只看着他,已经有十年了。从青涩的高中生到成熟的脑科医生,都是他陪着自己。两个人最初懵懂甜蜜的感情也随着岁月的流逝渐渐沉淀,他们从对方最知心的朋友,变成最亲密的爱人。他知道,他们还会一起携手走过人生漫漫长路,成为彼此最珍贵的亲人。

大约是去年的这个时候,两个人难得都有空在家。黄明昊还拿了蜡烛出来,做了西餐,两个人吃了一顿虽然不太华丽但还算浪漫的烛光晚餐。

吃完两个人坐在沙发上,黄明昊钻到范丞丞怀里,范丞丞搂着他的手被他抓过去玩。距离越贴越近,唇舌相抵也是理所当然的事情了。两人紧促的呼吸声,让空气都暧昧了几分。紧紧贴住的身子,感受着对方的体温。茶几上的手机响起,黄明昊想伸手去拿。只是手还没伸出去,就被范丞丞拽了回来,放到自己的脖子上。

这个时候还分心,他真该教训。

范丞丞加重了这个吻,仿佛每一下都重重的吻到黄明昊的心上了。搂在黄明昊腰上的手力度加重,嘴唇与嘴唇辗转相贴,黄明昊感觉自己都要被吻的喘不过气来,可是本能又让他想渴求更多。这样炽热的缠绵让两个人都舍不得结束。
手机第二次响起来的时候,范丞丞结束了这个吻,却还是紧紧把黄明昊搂在怀里,和他鼻子贴着鼻子。黑暗里,鼻息相对着,黄明昊的脸红的发烫。

终于还是松开手,范丞丞接起黄明昊的电话。

“快点下楼,我送你去机场。”

是毕雯珺。

“好。”

范丞丞回答的很平静。

看着沙发上还在大口喘着气的黄明昊,无奈又宠溺的替他把头发理好。跟他说毕雯珺已经在楼下等着他了,动作快点。
当天晚上黄明昊就飞去日本参加音乐颁奖典礼了。他离开之后范丞丞依然平静,第二天回到医院照常安排手术。等他终于从手术台上下来,也错过了黄明昊拿到摇滚部门最佳新人奖的意气风发。

只是他在颁奖典礼结束后的庆功宴,被媒体拍到和日本某个女演员亲密交谈的照片,迅速传到中国,占据了各个娱乐版面的头条。

下班后,刚走到医院停车场,就看见毕雯珺抱着手靠在自己的豪车上。收起刚拿出来的车钥匙,范丞丞跟着他上了车。
来到他们三个以前最经常来的小酒家,范丞丞和毕雯珺喝起了酒,聊着一些无关紧要的话题。

替范丞丞的酒杯斟满了酒,毕雯珺有意无意地说起黄明昊在日本传的绯闻。

想看范丞丞会是什么反应,却只等来了一句没什么语调的

“嗯。”

毕雯珺忍不住笑了。

“你这'嗯'是什么意思?”

酒店的小电视里,正播着黄明昊这次的绯闻。范丞丞抬头看着电视里的黄明昊,金黄色的头发,略浓的妆容,黑色的皮衣,破洞的牛仔裤,没心没肺的笑着。

盯着看了很久,直到播到下一个新闻,范丞丞才把视线转回来,回答毕雯珺的问题。

“习惯了。”

“但其实不想习惯。”

“我不喜欢他笑得很好看,却是达不到眼睛里的那种笑。”

“每次看到他那样笑,我都在想,是不是我做的还不够好。”

毕雯珺无言,静静的看着范丞丞。他似乎突然就明白为什么黄明昊身处诱惑无数的娱乐圈,还是独独爱着一个范丞丞。

他的爱,从来都不是靠嘴说。能为黄明昊做的,他都尽力去做。也许他爱人的方式笨了一点,但却饱含他的真心。

“我当初,还劝过你们分手。”

毕雯珺说完自己都觉得可笑。

范丞丞也跟着无奈的笑了,其实身边的很多朋友,都劝过他们,如果走的太累了,不如放手。

只是真正去做哪有说出来那么容易。就像他和黄明昊,两个人因为吵架分分合合无数次,又有哪一次是真正分手了?

这两个人早就把对方揉进自己的生活里,成为不可或缺的一部分。

“我们认识那一年,我十七岁,他十五岁。那时候谈爱未免太沉重了,我只是很喜欢他,什么事情都想和他一起去做。十九岁,我去上大学,我们必须要分开。我才开始真正意识到,我爱他,不想和他分开。之后我们在一起,一起生活的时间里太多吵闹摩擦。即便是他让我疼,我也还是不想分手。我现在,二十七岁了。我们已经一起走过了十年,我不知道我还能过几个十年。但之后人生的每一天,我都想要和他一起度过。”

毕雯珺听完,淡淡的笑了。

他觉得范丞丞和黄明昊能够拥有着彼此,真好。

思绪回到现实,黄明昊就这样安安静静的躺在他的面前睡着了。他睡着的样子可真乖,范丞丞俯身过去,轻轻地吻了一下他的额头。

起身把被子盖好,看着他熟睡的模样,范丞丞轻叹一口气。

平日里聚光灯下的摇滚明星,这个时候,正在医院里补眠。看着他小小一团缩在沙发上,范丞丞心里是说不出的满足。

他在舞台上的时候,是台下成千上万人的摇滚歌手Justin。可是现在,他只是范丞丞一个人的黄明昊。

黄明昊睡到自然醒的时候,休息室里漆黑一片,他知道自己睡了很久。睁开眼睛,撑起身子,四处看了看,却没看到范丞丞。他起身,范丞丞下午挂在那的白大褂还保持着原样。走出去,办公桌上的东西被他整理的很干净,椅子也规矩的推进桌子下面。

刚打开办公室的门往外走,就看见温豪。

“你醒了啊。”

“嗯?”

刚睡醒的黄明昊有点懵,他怎么知道自己一直在睡。

“范丞丞让我来看看你醒了没。”

黄明昊微微皱眉,

“他去哪了?”

为什么要让你来看我醒了没有。

黄明昊的心里不是滋味。

“今晚,ONE OK ROCK的演唱会,他去看了。”

看了眼手表上的时间,

“现在应该已经开始了。”

“他说,你醒了就给他打个电话。”

说完就转身走了。

黄明昊在医院的走廊里,慢慢的走着,走回自己的病房,拿着手机,却迟迟不按下范丞丞的号码。

他们相识那一年,黄明昊在听到ONE OK ROCK的《内秘心书》之后,就一发不可收拾的爱上了这个日本摇滚乐队。他在音像店里翻他们的唱片,在报亭里翻他们的杂志,他到处推荐他们的歌给身边的人听。只是理他的,只有范丞丞。范丞丞其实对这些也不懂,只是看黄明昊提起他们兴奋的样子,觉得很可爱。

所以黄明昊十六岁那年的生日,范丞丞送了他ONE OK ROCK演唱会的DVD做礼物。那是他特地求着姐姐去日本出差的时候给他带的。

黄明昊拆开盒子,看到DVD的时候,整个人高兴地跳起来挂到范丞丞身上。他的手把范丞丞的脖子都卡疼了,范丞丞也还是傻笑着,黄明昊开心,他也开心。

那天下午,两个人并肩坐在床边,一起看着演唱会的录像。黄明昊兴奋地不行,一直跟着哼唱,还会跟着节奏扭来扭去。

不知道唱到第几首歌的时候,黄明昊突然觉得右边的肩膀一沉。范丞丞就这么睡着了。黄明昊其实心里是很无语的,看摇滚乐团的现场都能睡着,范丞丞真是绝了。

却还是拿着遥控器把声音调小,就这么静静地看着,他怕自己太兴奋,把范丞丞给吵醒了。

范丞丞睁开眼睛的时候,演唱会的录像都已经放结束了,电视屏幕上蓝蓝的一片,把整个房间都染成蓝色。范丞丞猛的一个坐起,身体挺得笔直,不好意思去看黄明昊。黄明昊也直直的看着前面的电视屏,两个人之间的氛围变得有些奇妙。

还是范丞丞先转了头,看着黄明昊。

“喂。”

黄明昊转头,

“嗯?”

范丞丞的脸突然就放大在自己眼前,黄明昊整个人都僵住了,眼睛也倏然睁大。

少年的吻带着青涩的味道,就只是简简单单的唇瓣相触,就够让两个人心跳加速到快要爆炸了。

不知道停留了多久,范丞丞回过身,从地上站起来,拿起自己的书包说了一句时间不早了我先回家了就冲出门了。

留下黄明昊一个人在房间,大口大口地喘着气。

十几岁的年纪,这样的亲吻有过一次,第二次第三次也就来的顺理成章,就像上了瘾的毒药。

在那之后,范丞丞经常拿着各种DVD来黄明昊家,两个人借着看DVD的名义甜甜的亲吻。

黄明昊二十岁那年的夏天,他在日本学音乐,那是范丞丞工作前的最后一个暑假,他飞去日本陪黄明昊。他们一起看了一场真正意义上的ONE OK ROCK的演唱会。

黄明昊比当初看DVD要兴奋的多,一直在台下蹦个不停,范丞丞只是笑着看着他。演唱会快接近尾声的时候,黄明昊拉起范丞丞的手,十指紧扣。

亮亮的眸子看着舞台,

“总有一天,我也要站到舞台上。做一个可以像OOR这样在舞台上发光发亮的摇滚歌手。”

转头对上范丞丞的眼睛,

“你会支持我吗?”

手被握得更紧,范丞丞把嘴贴到黄明昊耳边,呼出来的气让黄明昊觉得直痒痒。

“我永远都是你最忠实的观众。”

距离他们一起看OOR的DVD已经过去十年了,黄明昊真的作为摇滚歌手出道了。

范丞丞也没有食言,黄明昊每一次的演唱会,他都尽力去现场,看着他的宝贝在舞台上发光发亮,做他最忠实的观众。

眼眶有些湿润,黄明昊按下范丞丞的电话,很快就被接起。电话那边有着摇滚演唱会特有的嘈杂声,可是范丞丞的声音他还是可以听得很清楚,

“宝贝,我现在在看OOR的演唱会。还记得五年前在日本,你在台下对我说的话吗?你说你也要像他们一样,在舞台上发光发亮。恭喜你,你现在已经做到了,喜欢你的人也越来越多了,实现梦想的感觉是不是很棒?”

黄明昊眼眶里的眼泪不受控制的滴下,他拿着手机一个劲的点头。

“但是宝贝,我想对你说,现在为了你疯狂的粉丝如果有一天离开你了,不是因为你不够好或者是他们不爱你了,而是每个人都有自己的生活要过,这是没办法的事。”

“但是我永远都不会离开你。只要你在哪,我就在哪,我会一直陪着你,去做你想要做的事。我不管你在做Justin的时候,有多光鲜亮丽。在我眼里,你永远都是最宝贝的属于我的黄明昊。”

黄明昊挂断了电话,他不想让范丞丞听到他在哭。

这十年里,范丞丞说的情话都没有今晚这么多。今晚突然对他说这么多,把黄明昊心里的委屈都给惹了出来。黄明昊只想快点看到他,扑到他怀里,跟他说分手这段时间他过的有多不好。

带着黑色的鸭舌帽和口罩,黄明昊站在演唱会的场馆外等范丞丞出来。

和周围一圈风格独特的摇滚青年比,范丞丞穿的实在是太端正了。其他人都是三五成群,只有他,拿着手机,自顾自走着。

黄明昊在那一刻忽然后悔自己一睡就睡了这么久,看着范丞丞一个人孤单落寞的样子,他好心疼。

范丞丞手里的电话响起,是黄明昊。

“谁允许你一个人就去看OOR的演唱会?”

“谁说好要陪着我让我睡,一醒来人又不见了?”

“范丞丞你这个傻瓜。”

黄明昊看着范丞丞拿着手机,就停留在原地。

走到范丞丞面前,

“OOR的人你分得清谁是谁吗?你就去看他们演唱会。”

为了不被人认出来,黄明昊只露出一双眼睛。这双眼睛,因为刚流过泪还湿漉漉的。就这样直直的看着范丞丞。

看着面前的黄明昊,范丞丞从口袋里,拿出了两张演唱会门票

“我买了两张票的。但是下午看你睡的太熟,不忍心叫醒你了。”

“下次我不允许你再擅自做这种决定了,知道吗?”

搂住黄明昊的肩,范丞丞说

“好。我们回家。”

之后的三个月里,黄明昊并没有因为手受伤就休息不工作。平时一有空他就泡在录音房,听歌写歌录歌。后来为了康复顺利还飞去了美国做康复训练,练得满头大汗也不放弃,坚持做完康复师交代要完成的任务。

只是这几天范丞丞的电话来的少了,有的时候他主动打也没接到,过了好久才来几条短信,说着自己最近有点忙,让黄明昊按时吃饭睡觉,好好做康复训练。

直到跟毕雯珺打电话,抱怨起范丞丞来,才知道乐华医院出事了。

一位企业高管的脑部手术,需要开颅。术前家属虽然已经签字,但手术的失败还是让他们不能接受。于是就花钱找人去乐华医院讨伐这次手术有关的医生。范丞丞虽然不是主刀,但作为一起给出手术方案的医师,也不可避免的一起受家属的谴责。

立刻定了回去的机票,跟康复师说提前结束自己的康复训练之后,就飞回中国了。

回家之前特地去了趟超市,买了一些菜。回家看到空荡荡的冰箱,和自己离开前几乎没变的厨房,黄明昊就知道这阵子范丞丞过的有多不好。

熬好小米粥,收拾好桌上范丞丞留下的一些文件,黄明昊去洗了个澡。

范丞丞刚打开家门,小米粥的香味就扑面而来。他看见黄明昊拿着毛巾擦着头发,从卧室走出来。

穿上拖鞋,自然地接过黄明昊手上的毛巾,替他擦起了头发。

“怎么今天就回来了?康复训练不是还有几天才能结束吗。”

“我单方面提前结束了,就回来了啊。”

握住黄明昊受伤的手,轻轻地捏着。

“你的手真的ok吗?”

拿起手轻轻拍着范丞丞的脸,

“你问题怎么这么多?还要不要吃我煮的粥了。”

范丞丞大口大口吃着粥的时候,黄明昊坐在旁边摸着他的头。轻轻说了一句:“这几天辛苦你了。”

拿着勺子的手一顿,不说什么,范丞丞只低着头继续吃。

吃完又被黄明昊赶着去洗澡,范丞丞感觉只是多了一个黄明昊,家里就热闹起来了。

只有他在的时候,这个家才像个家。

黄明昊正洗着碗,范丞丞就从后面紧紧抱住自己的腰,把头埋在黄明昊的颈窝。

“如果我在术前就把可能出现的最坏的结果告诉他们,现在的情况会不会好一点?”

用毛巾把手擦干,握上围在自己腰间的手。从他的怀里转身,对上范丞丞的眼睛。

“范丞丞,你相信我吗?”

突如其来的问题让范丞丞有点茫然,不知道他又要来什么花样。

点点头。

“那我说你已经做的很好了,不要再去想那么多了。好吗?”

范丞丞盯着他看,不知道该作什么回应。

“范丞丞,这可不是在征求你的意见,这是我的命令。”

黄明昊说完仰起头有点得意的样子幼稚的可爱,让范丞丞忍不住发笑,捏了捏他的脸。低头慢慢靠近,含住了他的唇,温柔的辗转厮磨。

不知道这个吻持续了多久,等黄明昊的脖子都仰酸了的时候,就听见范丞丞在自己耳边轻声说着:

“黄明昊,我爱你。”

“我好爱你。”


十年了,他们之间的感情早就不像最初的那样激情热烈,岁月让他们的感情沉淀,却始终铭记初心。

他们也会为了琐事争吵,也会因为感情疲惫,可是他们从未真正想过要离开对方。

在十几岁到二十几岁这段珍贵的时光里,可以这样坚定信念、毫无畏惧去喜欢一个人,真是人生一大幸事。

十五岁和十七岁的少年,互相陪伴着彼此到二十五岁和二十七岁。他们相识十年,相爱十年,以后还会一起走过更多十年。


“喂,范丞丞。你说,十年之后的我们会是什么样?”

“一起走到十年后去看看不就好了。”


—END—

2018.4.6 范丞丞、黄明昊以三位、四位的成绩光荣出道。

这篇文章是我送给各位权贵女孩们的权贵出道贺文ʚتɞ这段时间,无论是权贵还是你们,都辛苦了。

写这篇文也是希望权贵可以作为彼此亲密的朋友一起携手走得更久、更远……

权贵和权贵女孩们,路途遥远我们一起走吧~

评论

热度(348)

  1. 二米九.没有如果 转载了此文字
  2. 要不辣的火锅没有如果 转载了此文字
    未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