jjjjjjjjjustin

天寒地冻

1丞不染:



皇权富贵 架空
@1丞不染

1

如果要去形容赫尔辛基的夏天有多短暂,范丞丞觉得他只是抱着夏天打了个盹,老天吝啬施舍的那点阳光便溜走了。
从被窝里哆嗦着爬出来,走向浴室的每步路都称得上举步维艰。洗漱完毕后头脑也跟着慢慢清醒起来,给夏天的食盆倒好适量的猫粮,再裹上大衣抖掉一身的起床气后,才能踏着轻松一些的步伐下楼。骑车出门一百米,在混成熟客的面包店领取老板准备好的三明治,再一头扎进寒风里骑向学校。偶尔会在心里给自己配音,冲啊范丞丞,你说风雨中这点痛算什么,成功的把自己逗笑。

这才是他一年重复二百余天的生活,在高度发达的国家过着与之成反比的悠闲日子,每一天都仿佛复制粘贴。生活好像不会再有什么惊喜,而他也渐渐地不在意这样的平淡。仿佛刚来到这片土地上时,每天与友人抱怨着日子无聊的不是他自己一样。人都是容易屈服于千锤百炼的动物,只要时间规规矩矩的向前移动,那再滚烫的热血也会回归到三十七度五,坐在阳台上盯着天上的云都能度过一天。
倒也不是说他本来就是什么热血之人,只是本就安静的性子被磨的更平,范丞丞感觉日子走的不紧不慢刚刚好,早就不知在什么时候享受起这份安稳。

后来他领养了一只猫。在跟着教授去救助站例行给小家伙们看病时,那只未满三个月,身上还带着绒毛的小英短抱着他的胳膊紧紧不放,好似今天不领走它就是不行。救助站的工作人员同他讲小猫的妈妈生了孩子便难产去世,它的哥哥姐姐已经被领养走,只剩可怜的小家伙因为嘴角不太好看的胎记而被剩下。她讲这话的时候有些无奈。好像在说,看,就连动物也被以貌取猫。范丞丞低头看它,小猫也很有灵性的抬头回望他。湿漉漉的眼神让人没法拒绝它一起回家的请求,范丞丞开口问到,它叫什么名字?
还没有取名,是夏天出生的小朋友,在一个罕见的二十度的午后降临到这个世界。范丞丞点点头,那就叫夏天吧。




2

兽医学生的一日之晨始于喂小白鼠,早上在家里喂猫,到了学校却要喂老鼠,他想到这里总是忍俊不禁。换好衣服推开实验室的门时,却听到里面的动静比往常热闹,好像是他第一次在这里听到嘻嘻哈哈的声音。放置小白鼠的透明箱子前围了几个脑袋,等他再走近看才发现,是放箱子的柜子后,蹲在地上的小男生旁边,围了几个脑袋。

他走向前,抱着脑袋的小孩才慢慢抬起头,开口便是一句,拿走了吗?旁边的学生这在哄笑一团抱走了箱子,哄着他说拿走了。范丞丞这才看清他的脸,乍一看是亚洲面孔,漂亮的双眼皮却又像在说不是这么回事。他歪着头打量对方,晃了晃神才发觉自己的行为好像是不大礼貌,而对方却也没说话,静静地回望着他。

“混血?”“中国人?”

同时发出疑问,两个人便都笑了。金发小男孩摇了摇头,用地道的不能再地道的当地口音回答他,我不是混血,是中国人。范丞丞一愣,想说看起来不像,又意识到对方可能是移民,隔了半天才哦了一声点点头。这时安放好小白鼠的同学们走了回来,其中一位与范丞丞交好的男生打趣地说,“Justin,不是你吵着让我带你来见丞丞的吗,为什么不说话了?”

听到这话的小朋友的脸蛋以光速泛起红来,愤怒的挥起小细胳膊就要打人,范丞丞笑了起来,露出一口整洁的白牙,“找我有什么事吗?”
Justin这才站起来,一只手别扭的扯着衣角道,“我听Dan说,这里有中国人。”他操着不老练的生疏口音,把标准的自我介绍一板一眼说得很慢,“我叫黄明昊,我是油画系的学生。”又松了一大口气转换回芬兰语接着道,“我的父母是荷兰人,我是很小的时候被收养的,所以我不会中文。我在学校报了中文选修,但是这里的中国人实在太少了……所以我想……”
“想找个家教?”范丞丞心领神会。他所在的学校亚裔本就很少,医学院更是根本不需要掰着指头去数,中国人仅他一个。
黄明昊点点头,“我会按照标准时薪给你工资的,”话还没说完就被范丞丞打断,“不需要薪水。”
能有人陪着说话就很好,这是范丞丞最真诚的想法,可资本主义环境熏陶下的黄明昊却不这么想。既然他坚持要付薪水,范丞丞只好同意他以标准时薪付给他家教工资。两个人交换了手机号,黄明昊便说之后有课,匆匆忙地离开了。

下午范丞丞回到家,给自己煮了碗意面就着netflix的新剧下饭时,手机传来了电话的提示音。他扶了一下眼镜,拿起倒扣在沙发上的手机,才发现这居然是一则视频通话,而来电人就是那个早上匆忙离去的黄明昊。
他在手机上给黄明昊写的备注是Justin,他们还是生分,范丞丞对不够熟悉的人总是下意识的去备注对方最公式化的名字。称呼向来是人们划分界限的直观表现,此刻的他们还不能算“朋友”,只能用最客气的方式去称呼。
所以对于黄明昊会贸然地直接打了视频通话过来这件事,范丞丞还是有些惊讶的。

“Hi,Justin。”范丞丞放下手中的叉子,可这个动作被黄明昊捕捉到了。“Hi,丞丞。你在吃饭?”他显然有些不好意思,也认识到了自己打视频过来的唐突,“真是不好意思,我急着想问你一个单词,就……”
“没关系,”范丞丞还是挂着他一如既往清淡的微笑,“我快吃完了。你有什么问题想问?”
“嗯……”黄明昊在那头哗啦啦的翻着书,翻了好几页都没有找到,他有点不好意思的笑了笑,范丞丞静静地看着他,忽然感觉到一种莫名的心安。这是他第一次跟黄明昊视频,却不知为何的已经有了经历多年的熟悉感。

他已经很久没有过这种感觉。好像在上小学第一天报道时,背着书包站在讲台上看到邻居家的小孩便舒一口气。又好像校门口三点半准时出摊的炸鸡柳小贩,在放学后用零花钱就可以固定得到的短暂幸福感。而那种安全的,心安的稳定感觉,黄明昊却只是在一个低头翻书的动作里便带给了他。
范丞丞不知道,是他寂寞了太久产生的错觉,还是就这样碰到了那个注定的人,要不然就是黄明昊过于漂亮的脸带他进入了奇妙的思想空间。他不读爱情小说,也不相信一见钟情的戏码。可是现在是怎么一回事呢?他坚信的科学没法为他解释这一切。
他已经很久没有如此的想笑出来,已经绷住的脸有点不忍主人此刻的隐忍,下一秒就要忍不住崩盘啦。
黄明昊终于在找到那个拗口的单词时停下,他抬头对着范丞丞,或者说他只是单纯的对着镜头,他先给了范丞丞一个笑,再接着抬起书用手指着对镜头问,“是这个,该怎么读?你能看见吗?”

范丞丞想,幸亏此刻的黄明昊看不见他。
二十四岁的年纪,他居然因为看见一个笑容,咧起了嘴角傻笑。


3

跟黄明昊约好在咖啡店补课的日子是每个周四与周六的下午。有人作伴的话时间就好像会走得快些,范丞丞惯性的在实验室的日历上画叉时,才发觉不知不觉中他已经给黄明昊补了大半个学期的中文。
大概是骨子里流着的血不会骗人,黄明昊的中文天赋明显的远高于他们班上其他的芬兰同学。再加上范丞丞的外援,这大半学期下来,在临近期末的时候,他已经能熟练地讲一些日常对话了。
就比如现在,他正两只手小心地捧着杯热拿铁,放在范丞丞面前。黄明昊是个细心的人,上了三次课后他便记住了范丞丞爱喝热拿铁,偏爱中杯,从不喝大杯或小杯。黄明昊问过他为什么,对方的答案很是有趣。
大杯太满,小杯不够,中杯最是意犹未尽。

他那时候还不懂什么叫意犹未尽。后来,在一个放晴的日子里悄悄盯着认真写论文的范丞丞,阳光透过落地窗洒在他好看的脸上,因为挺立的鼻梁投射出漂亮的光和暗,是完美的对比度。好像他根本没在写什么宠物源大肠埃希菌的分离鉴定和耐药性研究之类的生猛严肃话题,而是在做一首浪漫而温情的诗。
他这么想着,觉得这张脸似乎是看不够,也就这么从心的拿出手机偷偷记录下这一刻。
大概这就是意犹未尽。

范丞丞往往在看着他把咖啡挪到自己面前的样子时,想起家中那只小猫。他感觉仿佛看到自己养的小猫化成了人形,这使他在讲课时连说话的声音,或是太瘦的动作都不自觉的变得轻柔起来。有时他一个人坐着发呆,夏天会趴在他的腿上睡觉。他盯着夏天软绒绒的耳朵,也不由自主的想起黄明昊的脸和他说话总爱眨眼的习惯。呼扇的睫毛,以及他第一次见到黄明昊时对方因为害怕小白鼠躲起来的样子。

小猫怎么可能会怕小白鼠呢。家养的猫咪或许都不知道老鼠是什么生物,也许初次见到还会伸出爪子好奇的示好。黄明昊不过是在这不太友好的气温里成长起来的,会记得你的拿铁要多加奶的,略过温暖的人类。
他跟黄明昊提起过小猫夏天,对方很是有兴趣的样子。可范丞丞给他看了夏天的照片,分享过诸如小猫和他赌气跳到空调上结果摔下来时痛的乱叫的糗事,却从未开口提过邀请黄明昊去他家看一看这只小猫。
范丞丞不提,黄明昊也不好意思提起。也可能是因为他心里对小猫的向往远不及他实质上对“去范丞丞家里”这件事的向往,使他有一些做贼心虚的心情。

黄明昊心不在焉的抄着字帖,思考着如何出击。实际上他已经思考了很久,大约是从第一次遇见范丞丞起。他向上帝发誓,一开始他的初衷真的只是找一位中文家教。只是他没料到范丞丞会长着一副自己必然会爱上的面孔,有着自己注定迷恋的性格和教养。
他希望范丞丞快点明白,却发现不知该怎么行动。范丞丞总是一副淡然自若的样子,看不出他喜什么,厌什么。若不是反复的喝着拿铁,也许他找不到他身上的第二种习惯。他暗暗想着如何把家教变成家人——但很显然,黄明昊抬起头看应该在写着论文的范丞丞,却发现对方是慌忙的低下头,还故作镇定的假装咳嗽。

他刚才想的是,似乎还有很长的路要走。
但是现在看来,也未必是那样。



4

偷看被发现的范丞丞,在那一刻很是手足无措。

很明显,黄明昊看到了他慌忙低头的样子,然后笑着盯着他没说话。范丞丞想,他得打破这个尴尬的局面,于是他抬起头,试图发起什么话题。可他来不及运转的脑袋还没编词造句,黄明昊就开了口。他眨眨眼,他说话的时候总爱眨眼,似是拥有什么蛊惑人心的魔法一样,“写完这些,我可以去你家看看夏天吗?”
我输了,范丞丞想。因为他根本来不及思考就点了头,像是期待许久的样子。可他确实期待已久。以至于每天都把房间整理的干干净净,一副随时可以接待客人的样子,却没有勇气去开口邀请那位珍贵的客人。
可你不开口,我也不开口,我们要等到何时为止呢?

走在路上,范丞丞想,他应该庆幸自己自作多情的每天整理,这样或许可以给黄明昊留下一个不错的印象——干净整洁总是会讨人喜欢的。直到此刻为止,他还没有搞懂自己为何要这样。
如果范丞丞多读几本爱情小说,或者多看几部那些他感觉枯燥的电影,那此刻的他一定明白这种心情。想讨对方的喜爱,想获得称赞,这些不过都是他已经喜爱上那人的标志及预告。可惜他就会读些《致病性嗜水气单胞菌的分离鉴定及耐药性分析》的冗长报告,也只会为了钢铁侠3走进影院,不买爆米花还自带可乐。
是真的不太懂得爱情的单细胞生物。

可黄明昊不,他看得透自己喜欢上的人,就连看起来冷漠也只是因为单纯无害无心思。范丞丞只是读得懂术语繁杂的论文,可以面不改色的解剖小白鼠,却连自己的感情也看不懂的白痴。
所以,需要他来提点。
夏天在阳台无聊的甩着尾巴,争取在冬天彻底来临之前多晒太阳。它好像对于家里出现第二个人类这件事毫无兴趣,直到黄明昊从包里掏出了猫罐头,才向他走去示好。黄明昊看着眼前喵喵叫着的夏天,心里想,连你都知道我有备而来,你的傻主人却不知道。
范丞丞在厨房倒水,等他拿着两杯水走到阳台,看着眼前一人一猫友好交流,黄明昊挠着夏天的肚皮,旁边还有个他没见过的空罐头。就是再迟钝他也明白了,黄明昊是早有预谋。
聪明人终归是聪明人,即使从前对爱再过迟钝,也能在开窍的那一刻瞬间经验值猛增,开挂般的升级碾压你。范丞丞不动声色的把水杯放在身旁的高脚柜上,直到黄明昊与夏天交流够了感情,起身准备去找他时,才笑眯眯的出了声。
“黄明昊,我们谈谈?”


人能感受到自己暗处滋长的喜欢,接而发现这喜欢早有应答,是一件值得祝贺的喜事。如果要去形容自己此刻的心情,范丞丞的比喻显得很不浪漫。“就像你辛辛苦苦养了一年的小白鼠丢了,你迷茫失措了一下午,又在某个角落里发现它正抱着一粒米偷吃。那种感觉你懂吗?”他在形容到这的时候挑了下眉,“欣喜若狂。”
所以欣喜若狂的范丞丞,在把那只除去夏天的第二只小猫叫到客厅“谈一谈”的时候,根本没有理性去控制住自己乱了套的头脑,捧着对方的脸便吻了上去。“这是谈谈吗?”黄明昊被他没技术也不克制的胡乱吻技亲的发晕,问出的话却不带一点怒气,他揉杂着调侃语气的话反而是充满了早就明了的底气和撒娇。

“sometimes I wonder why
Just wanna hold your hand and walk with you side by side
I know you know
I love you babe …”*

开着却没人听的音响在自动播放着歌单,范丞丞从来不知道自己的选曲是这么的恰如其分。他听着适宜的背景音乐,看着眼前爱人可爱的脸,思考着自己该说他的母语去表白,还是自己的母语听起来更用情。
黄明昊抬头望着他,范丞丞像是在想些什么重要的事。他看着自己,还不由自主的攥起了眉头,这让他不舍得去打扰。这一刻他想,他要听到那句话了。他不敢眨眼,甚至快要屏住呼吸,生怕遗漏掉这重要情节的任何一秒。
范丞丞好像想了很久,久到这首歌单的最后一首歌就要唱完,久到窗外好像冬天就要到来。又好像没有多久,黄明昊觉得时间像被谁施了魔法,走的又快又慢,让他失掉了节奏感。直到他听见那句话,从比他稍高一点的空气那里传来,舒展在他的耳边。

“我爱你。”
是字正腔圆的三个字。


5

爱不会在寒冷的国度降温,动情的男孩会得到想要的答案。
天寒地冻,就用爱为你再燃一把柴。



*歌曲: I know you know I love you - 落日飞车

评论

热度(305)